筆趣閣 > 北朝帝業 > 0028 治業精巧

“郎君同我以往所見大族子弟都不相同!”

周長明捧著一碗熱氣騰騰的羊雜湯,一邊小口啜吸著湯水表面的油花碎蓼,一邊望著同部曲們共坐一堆、大口啃著羊腿的李泰,忍不住說道。

李泰聞言后呵呵一笑:“我這吃相確實不好看,但每到餐時,群徒餓虎一般,講究儀態怕是湯水都無!”

周遭部伍們聽到這話,各自擠眉弄眼的憨笑起來,吞嚼食物卻是加速。

“倒也不只吃相儀態,就拿那犁具來說,關西無此新物,郎君卻不藏私?!?

周長明大飲了一口湯水,神情轉為追憶:“我在家中行三,長兄幾歲便夭,二兄勉強長大。我小時貪吃,最愛在隔鄰大戶墻外游蕩,盼他墻里落杏、撿起吃上一口,就覺得是人間美味。某日二兄見到,不忍我只吃爛杏,攀墻去采卻落人家院里……”

“待我再見二兄時,他已是一具尸體,肚腹由此被人剖開!”

說話間,周長明低頭在自己肚皮上比劃一下,眼眶已是泛紅:“從那時起,我才知好物傷人!那家人衣食富足,也不是不舍幾顆杏子,但卻怕我二兄把杏實吞進腹里帶出,所以開膛驗看。原來我在墻外撿拾的爛熟杏子,都已被他家人把杏核鑿穿……”

李泰聽到這樣一則故事,一時間也是震驚得不知該說什么,僅僅因為怕人吞了杏核流傳出去,就要捉人開膛?

他張張嘴,澀聲道:“那、那之后……”

“那之后,商原再沒有河西大杏了。最壯的一株老株,被我伐來給我阿兄打成了棺??!”

周長明抹一把濕潤的眼角,對著李泰笑一笑,然后又說道:“不問郎君你來處與去路,只憑你肯將良器贈我鄉人,周三雖只鄉里下材,但一生都會把此恩記在心里!”

李泰聽到這話,又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原本他還覺得,如果把曲轅犁直接獻給大行臺宇文泰,興許還能換個官職爵位,可在看到周長明那黝黑真摯的臉龐,忽然覺得這樣也不虧。

“言情必險,我也不是表里如一的良善好人。那曲轅巧犁省工益耕,用者愈多,見功愈著,所以不敢藏私。但若有別的私門巧業,不肯教授鄉人,周戍主可不要怨我失義??!”

有感氣氛沉重,李泰又微笑說道。

周長明聽到這話也笑起來:“這是當然、當然。治業精巧,該當富貴!”

吃過晚飯后,天色已經不早,諸部曲各自入帳休息,李泰也回到自己獨居的小帳中,點起了一盞油燈。

回到古代社會,最難忍受還是夜生活的枯燥乏味。

若在承平世道,還能平康秦淮追逐香艷,紅袖添香也能消磨長夜??涩F在的他卻要篳路藍縷、披荊斬棘,也實在沒有條件和心情,白天指揮建設,晚上還要圖繪大計。

一手捏著白天制作的竹尺,一手捏著磨尖了的炭條,李泰循著記憶將大紡車的結構細繪出來,旁邊又開始寫畫標注那些組件的形狀比例。

寫寫停停,偶爾思路卡殼就要回想多時。他對大紡車結構記憶深刻是不假,但具體的構件尺度卻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模糊,也只能半猜半蒙的先填寫上,實際再作調整。

油燈煙大,熬了幾個通曉,李泰就被熏得眼眶紅紅,到了白天視線都有點模糊畏光,但也總算把結構草圖復原下來。

幾天時間下來,露田已經翻耕一遍,粟谷也已經種了下來,在發苗長大這段時間,仍要勤力除草,以免新生的作物被雜草爭奪養分。

李泰將諸繁瑣勞碌看在眼中,也不由得大感古人生存之不容易,哪怕沒有兵禍戰亂的逼迫,也是手??谕?。

播種完畢后,戍主周長明就率眾離開,只留下十幾個鄉人木匠在此。李泰也履行約定,把曲轅犁的各組件功能拆解開詳細的對他們解釋。

除了田間鋤刈的必備人員之外,其他部曲們也沒有閑著,伐木立樁、搭造棚屋,不幾日籬墻里便豎起一排排的棚屋,造型雖仍粗糙,但也暫時滿足了居住需求。

營地里人多眼雜,李泰又在山谷里圈起一處谷隘,用新燒制的青磚砌起一道圍墻,且不準閑雜人等隨意進入。

正如他對周長明所說,自己并不是一個表里如一的好人,同樣也不乏敝帚自珍的算計,曲轅犁舍得與群眾分享,大紡車這種直接提高紡織效率的工具就不怎么舍得。

“曲轅犁小戶就能使用,大紡車卻得多人配合做工,流散出去只會便宜那些私曲眾多的大戶,老子才不傻!”

他心里這么念叨著,無論是圖紙還是部件的打造,都只交給自家的心腹部曲進行,并在這青磚大院里進行組裝嘗試。

傳統的水轉大紡車由水輪、傳導帶、轉錠和加拈四個部分組成,但是李泰卻要對最重要的動力來源水輪進行改裝,用牛拉磨的方式進行代替,便要增加一組或者多組的輪軸結構。

轉錠和加拈的部分,基本上就是傳統紡車的擴大化,組件上雖然要復雜一些,但打制組裝起來也難度不大,嘗試幾次便完成。

“這么多的轉錠,多大力道才能催轉起來?”

看到紡車上足足二十多個轉錠,負責組裝的李孝勇嘖嘖有聲,他家寡母做工、對紡車工作也不陌生,河北五錠的腳踏紡車已經耗力極大,他就見到阿母紡線半晌就累得腳不能行。

“所以才要別力驅動??!”

李泰隨口答了一聲,蹲在一邊擺弄著幾個小模型,因為沒有充沛的水力可用,需要畜力代替,這些轉錠已經是削減了的。

他設想是用牛拉磨盤的形式取代水輪,就需要一組從平到豎的動能轉化,用傘齒輪就能做到,結構倒是不難,但材料卻有點麻煩。

眼下是沒有鑄鐵煉鋼的條件,那就需要木質細膩堅韌且本身油性充足的木料代替,否則再怎么精巧的結構,三天兩頭的磨損換配件也是麻煩。

他家這莊園雖有兩座山頭,但因為早前屬于公田范圍,山上的大料良材不知被砍伐了多少次,合用的木料實在不多。

當他提出這一要求后,年齡最大但也最活潑的李雁頭便舉手道:“前日我同幾徒在山林捉獵猛獸,誤入原東園業,在他家嶺頭見到一株粗大過圍的崖柏,這樹木質堅韌,不遜金鐵,郎君覺得合不合用?”

“崖柏?”

李泰聽到這名詞也是一喜,這可是好東西啊,后世他一粉絲送他一柄半米長的崖柏手杖,盤出來確實漂亮,也因此被普及一些相關知識。

顧名思義,野生的崖柏主要生長在高山孤崖的山嶺間,諸如秦嶺和太行山這樣的大型山脈中。李泰沒想到商原這樣的低山丘陵中也有生長,或許是古代崖柏還不如后世那么稀缺,但自家山上怎么沒長?

“難道真的是福氣闊到山生嘉木?”

東邊就是最牛老丈人獨孤信的莊園,李泰穿越到此,也不敢說自己絕不迷信,想到獨孤信家以后那么闊,心里就打起了主意。

“那崖柏有無被人著重看管?如果沒有,趁夜挖取回來!”

獨孤家旺夫的buff,他大概指望不上,索性挖了他家風水樹!

李雁頭聞言后便嘿嘿一笑:“阿郎等著吧,那方位我記得清楚,人跡罕至,今晚就給砍回來!”

第二天天還未亮,李泰睡得迷迷糊糊就聽到李雁頭在帳外低聲呼喊,連忙披衣而起,走出帳篷,李雁頭就湊上來低聲道:“得手了,阿郎!”

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密謀刺殺獨孤信呢,李泰心里高興,便也沒了睡意,徑直往南坡大院走去。

這崖柏的確生長不少年歲,雖然枝干彎曲,但因為粗大緣故、仍能豎直取材。木質并不如李泰想象的那么優秀,畢竟較之山崖良材欠了幾分磨礪,但也遠比尋常松柏木質優秀。

部曲們忙碌加工配件,李泰則提著鋤頭在院子里挖坑,將那修剪下來的崖柏雜枝一一插進土里。就算加不上獨孤信家buff,偷點風水沾沾光也是聊勝于無。

等到重要的動力配件鑿磨完成,李泰便開始試著組裝紡車。他這大紡車主要是為紡麻,因此結構要更加高大,比一般的腳踏紡車大了數倍有余。

隨著牛拉輪轉、動力傳導,紡車上那二十多個紗錠也同步轉動起來,周遭幾名部曲頓時驚訝的瞪大雙眼:“這么多的紗錠,再多麻也不夠紡??!”

“添上麻料,試一試!”

李泰早讓人收了幾十斤漚好脫膠的麻料,眼見機器轉動起來,便興奮的讓人將材料添進去。

隨著機器轉動,二十多縷麻纖被拉捻合攏,在另一端聚抱成線。眾人包括李泰在內,全都斂息凝神,唯恐喘氣聲大了吹斷麻線。

但即便是這樣,麻線剛剛扯出幾米,便啪一聲陸續繃斷。

眾人又是惋惜連連,李泰則彎腰撿起繃斷的線頭仔細查看,又繞著紡車觀察良久,看看擠磨崩壞的輪齒,才做出總結道:“新器木輪有欠磨合,牛力不夠均勻,線身也粗細不勻。但這路子走得通,繼續調試,總能做好!”

言雖如此,但他心里卻是暗暗惆悵,模型和實物終究不同,如果只是水轉大紡車,眼下的材料倒是足夠??墒且驗樾枰鎏硪粋€傳動裝置,木頭材料還是欠妥。

家里那四十多萬廢錢,可以廢物利用了!

caoporen人人超碰_24小时日本高清全集免费观看_97超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