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從太平要術開始 > 第七十九章 不打不相識

許淵一聲低喝震人心神,那剛從許淵身側走過去的中年修士微微一愣停下腳步,轉身看向騎乘在老黃牛背上的許淵。

其見許淵面容年歲不大,但眸子沉穩,又著一身一眼看去便不同尋常的沉黃風云道袍,面上也轉露幾分客氣,疑惑的拱手詢問道:“道長喊我何事?”

許淵同樣客氣的微笑拱手回禮,右手輕指中年修士左手掌心道:“方才見道友手中之物有些眼熟,能否請小道再看上一眼?”

“道長是說這凝血珠?”

中年修士疑惑一聲攤開手掌,掌心浮現一顆黑紅相間的圓球,不是尸鬼魄又是什么?

許淵眸子一定,臉上露出笑容,又問道:“不知道友這凝血珠是從何處得來的?”

“這個啊,就在前面的攤位買的,道長知曉這凝血珠的玄妙用處?”

“了解一些,知道這東西是從死人身體之中剖出來的?!?

聞言,中年修士眉頭微皺:“死人身上挖的?道長可莫要說笑?!?

“騙你何用?”

許淵搖頭,隨后拱手道:“勞煩道友隨我回走一躺,帶我去認一認這售賣凝血珠之人?!?

中年修士皺著眉頭道:“可有好處?”

好處?

許淵眉頭一挑,想了想之后從袖子里掏出來一貫錢道:“這錢不少了吧!”

反正不過帶一個路而已,許淵覺得自己這出手還算闊綽。

“得兒!道長您自己玩吧!都是修行中人,來錢多容易?你這錢扔地上都沒人要,也算好處?”

中年修士搖頭嗤笑一聲,直接就要轉身離開,還以為是個厲害的主,可這一出手直接顯露了本相。

“且慢!請道友轉身!”

許淵抬頭輕喝,這中年修士本是不予理會的,可是身體卻莫名不受控制了一般,鬼使神差的轉身回來。

一瞬間,中年修士的眸子都變的驚恐,一雙眼珠子直勾勾的盯著許淵。

隨后看著許淵手上法力涌動盈盈清光從袖子里又拿出一塊不算大的銀錠。

哎!這帶路費有點貴。

許淵有些肉疼,但是該給的還是得給。

“道友,小道再給你加這一塊銀子如何?這次應當足夠了吧!”

許淵目光平淡的看著中年修士,這修士眼珠轉動卻不說話也無動作。

許淵眉頭一皺,忽而反應過啦,手中一點法光微現,這中年修士如弓弦緊繃的身軀瞬間散漫,大喘了三口粗氣之后,眸子驚恐,慌忙走上前躬身道:“晚輩有眼不識泰山,怠慢了前輩,還請前輩勿怪!”

“不礙事不礙事?!?

許淵笑著擺擺手,問道:“這些錢能請道友帶路嗎?”

中年修士趕緊擺手道:“前輩莫要折損晚輩了,能為前輩帶路是晚輩莫大的榮幸,這本就是最大的榮光,那里還需要什么銀錢!”

說罷,中年修士連忙躬身作請道:“前輩請往這邊走,我為前輩引路?!?

“多謝道友!”

“不敢當!不敢當!”

中年修士連連搖頭,抹了一把額頭冷汗在前行走,心里更是連連告誡自己,吃一塹長一智,修行中人更多弱肉強食,這要是遇上一些脾氣古怪的,說不得就是命里的一次劫難。

這種劫難,來的俱是出人意料,角度刁鉆。

隨著中年修士指引,許淵很快來到一個位于角落,人并不多的攤位。

這擺攤的是一名黑衣青年修士,養氣中期的境界修為,眼窩凹陷,顴骨微突,看臉不過二十七八歲,但是頭發卻白了發根。

中年修士指著青年道:“前輩,這凝血珠就是從他這買的,您瞧,這攤位上還有三顆呢!”

此話一出,那坐在攤后閉目養神的青年立即睜開雙目,看著這方才從他這里離開的修士。

隨后抬眼看向騎乘黃牛的許淵,面色警惕道:“兩位這是何意?”

這青年并沒有太過擔心,畢竟這里是黃楓谷,黃楓老人的地盤,此處坊市之內是受保護的。

中年修士并沒有理會他,而是看著許淵恭敬道:“前輩,路已帶到,晚輩還有急事,便先行離開?”

許淵點頭,將手中的一貫錢以及那塊個頭不大的銀錠拋給中年修士拱手道:“有勞了,這是方才答應的報酬?!?

“晚輩愧不敢受!”

“收著,別廢話!”

“得嘞!前輩再見!”

中年修士行事也果敢,見許淵神色板正,立馬接過銀錢躬身道謝,一套流程毫不拖泥帶水,轉身就跑路,眨眼間就消失在人海。

守一看著中年修士這一套流程微微點頭道:“好活兒!貧道得學著點!”

許淵搖頭失笑,看向擺攤的青年道:“氣血虛浮,玄氣沉糙,你這境界修為是強行提上來的吧?”

聞言黑衣青年更加警惕,起身看著許淵道:“無可奉告!”

說著彎腰一卷攤位下的黑布,將這幾件東西裹成一團就要收走。

“哎哎!你收攤作甚,做不做生意!”

守一道人一聲喝問,黑衣青年卻不管不顧。

許淵從黃牛背上躍下,身影一閃便如鬼魅一般出現在黑衣青年身旁,手掌落在青年肩頭,如同鐵鉗握的青年吃痛。

“該死!你這道士做什么!這里是黃楓谷,你要強搶不成!”

黑衣青年一聲大喝,頓時吸引附近之人的注意力,一道道目光快速轉移過來。

人的好奇心總是最旺盛的,免費的熱鬧一個個都想擠進前排。

人一多,這黑衣青年倒是沒有方才那么懼怕了。

伸手去拍許淵的手,許淵眸子平淡朝他看去,目光兩相交接的一瞬間,黑衣青年眸子一縮,如遇洪水猛獸一般神色惶恐呆滯,身子一軟差點栽倒在地。

“我若是要動手,何需看此處是什么地方?”

“妖邪之修,人人得而誅之!”

許淵面色微冷,松開手掌,這黑衣青年骨頭松軟的倒在地上。

圍觀之人面色不盡相同,有只看表面景象之人正要開尊口指責許淵,就見許淵身上氣勢勃發,沖天而起,攪動的這坊市一隅之地變了顏色,風云流轉,陰云壓低怒吼。

一剎那,所有人都退避三舍。

那些要開尊口的自然也就閉了嘴,跑的比誰都快。

許淵抬手翻開這收攏的攤布,看一眼里面的三顆尸鬼魄以及其他的陰邪材料,右手法力一涌,將黑衣青年拘禁在手上,對著守一道:“帶上這些材料,我們走!”

守一此時也被許淵突如其來的威視震懾了心神,反應過來之后連連點頭,抱起那一堆東西就跟在許淵身后離開。

坊市之內,一群人看著許淵將人強行綁走,也沒一個人敢言語。

許淵剛往前走了兩步,思慮一瞬,還是回頭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敦厚笑容解釋道:“各位請不要誤會,此人乃是邪修,作惡多端,如今不過是正好被我找到抓捕而已!”

畢竟黃楓谷是一個散人修士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場所。

聞言,圍觀人群有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氣。

“多謝前輩解釋,我等自然相信前輩?!?

“不錯不錯,邪門歪道之徒,人人得而誅之!”

“對對對!還多虧了前輩將其抓獲,不然不知道害死多少人呢!”

人群紛紛出聲,許淵一個擁有法力的前輩出手擒拿一個養氣邪修還要和他們解釋,也讓他們突然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

許淵微微點頭,這才繼續離開,只是這邊的動靜已經引人注目。

許淵尚未走出這坊市,身后就有兩道氣息迅速追上前。

“道友留步!”

身后傳來一聲中氣十足的大喝。

許淵扭頭看去,來者是一名身著黃衣的富貴老者,臉盤頗圓,身后背著一柄金柄長刀。

老人身后還跟著一位紫袍老者,手中捏著一根紫色鐵锏。

黃衣老人落在地上向前走上兩步神色不善的盯著許淵道:“道友這是何意?難道不知我黃楓谷的規矩?”

“我黃楓谷自當庇護所有交易之人,道友速速放下這位小友,不然休怪老夫要和道友做過一場!”

許淵眉頭微皺看著老人稽首道:“道友便是這黃楓谷之主黃楓老人?”

“正是老夫!”

黃楓老人頷首,看著許淵道:“道友能放人了嗎?”

“抱歉,不能?!?

許淵搖頭,隨后客氣道:“此人乃是邪修,身上背負多條性命,身后仍牽連甚多,小道我要將其連根拔起,自然不能放過?!?

黃楓老人聞言也是面色一冷道:“道友你說是邪修便是邪修?可有什么證據?”

“若是以后有人在我黃楓谷再如此生事,都說是邪修,那老夫我這黃楓會還辦不辦了!”

“證據?”

許淵看向守一道人,守一立馬反應過來,攤開布包。

許淵指著布包里的材料道:“里面的東西都是邪門材料,這尸鬼魄乃是將人尸養成尸鬼,從其心臟剖出來的東西,這還不能證明?”

黃楓老人看了一眼,只是這材料無法判定,他也說不得真假。

扭頭看一眼身后的老友,以及四周無數落在他身上的目光,眸色微沉道:“不夠!并不能服人!”

許淵皺眉看著黃楓老人道:“那道友要如何?”

黃楓老人指著許淵手中的黑衣青年道:“先將他留下,等我查清之后再決定是否交由道友!”

“我等不起?!?

許淵搖頭拒絕,想了想道:“若是這般,我倒是有個更好的法子,等我將這一教邪修的全部斬殺之后,拉著尸體來讓道友一看便知真假?!?

黃楓老人皮笑肉不笑:“若是如此,老夫能等得起?”

這時那黃楓老人身后的紫袍老者揚起手上鐵锏道:“黃楓道友何必與他一個壞了規矩的家伙分說,直接出手將其擒拿就是!”

“道友你立的規矩,還能讓他這毛頭道士給破了!”

黃楓老人見老友出聲,也緩緩定了心思。

許淵一看這兩人神色變化,微微搖頭,他要走,他要留,都有非此不可的理由,那就只能按照修行中人的慣例——伸出手比比拳頭誰大誰小了!

隨后法力一催將黑衣青年束縛丟給守一,說道:“你先帶著他到谷外等我,我稍后就來?!?

“放肆!”

黃楓老人見狀大怒高喝。

隨即瞬間抽出長刀向許淵遙遙一斬,法力涌動之間,那長刀之上一條金色匹練刀芒迸發而出,直接斬向許淵頭顱。

許淵眸色平靜,手上法力澎湃勾動印訣,胸前聚攏九道大小不一的光圈,一道大手從中探出向前抓去。

正是紅塵大手??!

畢竟他不能下殺手,便受限許多。

這大手卷起風云氣,對著那刀芒匹練盈盈一握,這刀芒從刀尖為始迅速消弭于無形。

黃楓老人見此頓時一怔!

竟然無聲無息化解他這一刀,還來勢不減的向他抓來!

隨后揮刀前沖,一道道刀芒橫斬,殺向紅塵大手,許淵默不作聲,澎湃法力一激,九道光圈猛然膨脹如光輪,那紅塵大手膨脹數倍,速度更快,去勢更猛。

既然出手了,那便全力出手,一擊將其擒拿,將黃楓老人這剛升騰起來的火氣徹底澆滅,不然若是你來我往的打出真火,以后就是仇人了。

他們之間,不至于此。

紅塵大手所過,金色刀芒頓消,瞬間將黃楓老人包裹,大手盈盈一握,黃楓老人身上法力瞬間被封禁,整個人從空中墜落。

“哎呦!紫陽救我!”

黃楓老人驚慌大喊,那紫袍老者顯然也沒想到會電光火石之間就分出勝負。

亦或者說沒想到黃楓竟然敗的這么快!

聞聲趕緊遁起去接黃楓老人。

見有人去救,許淵抬手還未打出去的一股清風也瞬間消散,隨后轉手一擲,一枚紫色銅錢滴溜溜的從許淵袖中飛出。

紫色小翅膀撲閃的快速,轉眼間落到黃楓老人身前,比紫袍老者更快的多。

隨后這銅錢正面生出兩條有力的小胳膊抱住金刀往后就托拽而跑,黃楓老人眸子一瞪,死活不松手。

紫色銅錢光華一轉,右手小拳頭延伸三尺,咚的一拳敲在黃楓老人手背。

“哎呦!還我寶刀!”

黃楓老人痛呼一聲,眼睜睜看著那紫色古怪銅錢明目張膽的搶走他的寶物。

紫色銅錢飛到許淵身邊,將金刀放在許淵手里之后就落在許淵頭頂看著黃楓老人晃晃小手臂,一陣得意。

見狀許淵也是無奈一笑,這天地人三元通寶雖是他的寶貝,受他掌控,但是各自都有各自的靈性,許淵也并不曾刻意壓制,如今靈性倒是越發的足。

紫袍老者接過黃楓老人落地,沒了之前的暴躁,反倒是凝重無比。

手落在黃楓老人身上感知到其體內猶如死水被封禁的法力之后更是忌憚不已!

黃楓老人此時也是底氣全消,對著紫袍老者道一聲謝之后,目光復雜的看向許淵。

許淵拿著黃楓老人的金刀轉了一個刀花,稽首道:“道友可還要繼續和我做過一場?”

黃楓老人沉默。

法力被封了,寶貝也被搶了,此刻就在你手里轉著刀花,這還拿什么打?

總不能把頭伸到自己的金刀之下,被你一刀砍了。

“道友說笑了,是老夫行事莽撞,還請道友贖罪?!?

黃楓老人沉默幾息,面色僵硬的拱手開口。

一旁的紫袍老者也微微拱手,打什么打!兩個人也打不過人家一個,識事務者為俊杰!

許淵低笑一聲,抬手將金刀拋向黃楓老人。

那天元通寶見到手的寶貝跑了還想去追,被許淵伸手一捏給抓了回來。

“別鬧?!?

許淵低喝一聲,安撫一下紫色銅錢,便將其塞回袖子。

黃楓老人接過金刀,臉上的僵硬笑容瞬間不再僵硬,是發自內心的笑。

許淵又抬手一點,黃楓老人被封禁的法力也緩緩復蘇,這下子那臉上笑容是徹底壓不住。

連忙再次拱手:“多謝道友手下留情!”

許淵回以稽首,開口道:“本就是個誤會,是我應當向道友致歉?!?

“哎!哪里哪里!都是小老不對!”

隨后咳嗽一聲,臉色微紅道:“我看那青年也不像好人,便暫時交由道友,等道友拉著那些邪修尸首前來正名!”

許淵聞言一笑,道:“正當如此!”

“況且,此地諸多道友也看的真切,若是諸位道友心中對此存疑而質疑黃楓谷,那便在此處等著,小道會給你們證據,以示黃楓谷的公正和大義?!?

“前輩放心,我等目光明亮自然看的真切!”

“就是就是,邪修之人該殺!當誅!”

眾人一陣附和,十分給許淵面子。

黃楓老人一見許淵如此出言維護他黃楓谷,剛才的那一絲芥蒂也瞬間煙消云散。

“道友可著急趕路?若是不急,不如到小老府上喝杯靈茶?”

“多謝道友,不過此行還是不多留了!”

黃楓老人微微點頭,這是那紫袍老者拱手道:“方才老夫失了禮數,道友勿怪?!?

許淵也客氣道:“人之常情,有何怪罪之有,若是換做是我,也許和道友一般無二?!?

這話一落,關系又近一分,頗有不打不相識的趣味。

紫袍老者深以為然的點頭道:“道友誅殺邪修歹人,這也是吾輩義不容辭的責任!此行道友但凡有所需要,盡管遣人來此處尋我,老夫紫陽必定相助道友一臂之力,以償今日之失禮!”

“道友高義,多謝!”

許淵稽首報以笑容,紫陽老人身邊的黃楓老人也開口道:“我也一樣!”

“多謝兩位道友,今日多有得罪,也請道友見諒?!?

“無妨無妨!”

“小事一樁!”

兩人擺手笑喝,許淵微微點頭,拱手告辭一番之后,乘風破云向著谷外飛去。

黃楓扭頭看向四周之人,咳嗽一聲大手一揮笑著道:“今日之事,擾了各位興致,故而今日的攤位費,便全部免了吧!”

“呼!前輩大義!”

“多謝前輩!”

一聲聲興奮的呼喊聲中,黃楓和紫陽兩位老人聯袂乘風離去。

人群之中,個頭高大的顏空摸動著下巴神色驚詫。

目光看一眼聯袂離開的黃楓老人和紫陽老人,又轉向許淵離開的方向喃喃自語道:“這許淵小道長真是非凡?!?

“方才那法術不同凡響,想必師承也厲害?!?

“太平道……道主?!?

“著實好奇的讓人心癢癢,還是得給老師寫封信詢問一番老師是否知曉聽聞過此道?!?

顏空低聲說著,敲著自己腦殼轉身離開。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caoporen人人超碰_24小时日本高清全集免费观看_97超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