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百世飛升 > 第九十四章快逃啊

聽著從爛桃山傳來的猿吼與慘叫聲,趙升輕聲道:“幸虧我們沒搶先動手?!?

“是??!沒想到這群白猿如此兇猛,”趙科汝也后怕道。

趙金劍卻道:“此戰勝負尚未落定,關鍵要看那家的筑基修士能否降伏二階白猿王??茨穷^白猿王現身了?!?

趙升和趙科汝兩人應聲望去。

此時,那處石洞里猛的鉆出一頭巨大的白猿。

它體高丈五,身上肌肉賁張,恍若金剛,兩條異常壯碩的臂膀,就像兩根粗大的石柱。

最讓人矚目的是,白猿王右手拖著一根九尺余長,大腿粗,外表坑坑洼洼的大棒。大棒表面被厚厚的血痂肉沫糊住,看不出本來的質地。

鉆出石洞后,白猿王仰頭怒吼一聲,猛的屈身跳起七八丈高,手中大棒掄起,帶起一陣凄厲呼嘯聲,劈頭砸向一個懸浮在半空中的紅袍老者。

紅袍老者正是這個家族的筑基修士,此時他正御使一個靈火葫蘆,釋放出大片赤紅火雨,燒得下方白猿群毛焦肉爛,四散奔逃。

老者一時大意,直到大棒臨頭了,才驚覺白猿群里竟然還藏著一頭二階白猿。

他大驚失色,下意識的將靈火葫蘆祭到頭頂上。

轟!

一聲轟鳴巨響,霎時間靈火四濺,老者倒飛出去,竟被生生砸下地面,身體瞬間砸出一道淺坑,躺在地上,嘴里連連吐血。

紅袍老者心疼壞了,不是心疼自己受傷,而是心疼祖傳的靈火葫蘆竟被砸出幾條裂縫,而且一縷縷赤紅靈火直接從裂縫里泄露出來。

“小心!”

“老祖躲開!”

就在這時,,紅袍老者耳邊突然傳來兩聲驚喊,尚未來的及反應,便覺眼前一暗,頭頂有寒風掃過。

他心里大駭,顧不上其他,瞬念間激發了懷里的符寶。

剎那間,老者頭頂瞬間浮現出一面通體黝黑,盾面如龜甲的巨大盾牌,盾牌表面顯現出一頭獨角巨龜的虛影。

砰!

大棒狂砸在盾牌上面,剎那間白猿王兇暴無匹的神力轟然爆發。

誰知這面盾牌紋絲不動,反倒是白猿王被自己的怪力震得踉蹌后退。

吼!

白猿王一擊無功,憤怒的眼珠子通紅,雙手合握大棒,一蹦跳起,開始了狂暴模式。

大棒被它掄出一片片棒影,如暴風雨般噼里啪啦的砸到龜甲盾牌上,根本不給紅袍老者躲避的機會。

這群長臂白猿本就異常敏捷,而白猿王更是其中翹楚,動作之快,力量之兇暴,落到普通人眼里,壓本看不清它的動作,只會覺得眼前全是白猿王的身影。

短短兩個呼吸,龜甲盾牌在數以百計的狂暴打擊下,肉眼可見的速度虛化下去。

此刻,盾牌后的紅袍老者被震得臉赤如血,身體竟被深深砸到土里。

眼見法盾將破,紅袍老者顧不上臉面,急沖上方大喊:“快...快出手!”

話音未落,就見云舟上陡然爆發出一道驚人劍意。

下一瞬,便見一道巨大的金色劍光沖天而起,劍光中浮現一柄赤金小劍的虛影。

斬!

隨著云舟中傳出一聲冷喝,金色劍光陡然劃破天際,倒斬而下。

下方白猿王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危險,忽然仰頭狂嘯,手中大棒猛的擋在身前。

轉瞬間,金色劍光輕易穿過白猿王軀體,劍光余波掃及身后地面,竟然斬出一道二十余丈長,三尺深的狹長劍痕,劍痕沿途石分木斷,一連幾十株合抱粗的桃樹被攔腰斬斷。

一劍之威,恐怖如斯!

此刻,遠在十里之外的趙升三人,親眼目睹了這驚天一劍后,無不大驚失色。

“符寶,一定是符寶!”趙金劍失聲道。

“嗯,不愧是來自十朝修仙界的修仙家族,家底確實豐厚。加上剛剛那面盾牌,已經用了兩張符寶了呀!”趙升點頭感嘆道。

“唉,白猿王這一死,爛桃山已經大半落入別人手里了。咱們是不是該出手了?”趙科汝忍不住問道。

“不急,讓子彈飛一會兒!”

趙升剛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后,突然驚咦一聲。

咦!

“竟然沒死??!”他十分驚訝道。

“是??!受了相當于金丹真人全力一擊之后,居然還活著。那頭白猿王手上的大棒材質非凡??!”趙金劍同時感嘆道。

就在兩人感嘆之際,爛桃山上,白猿王喘著粗氣,將大棒杵到地上。

盡管它沒死,但也受傷不輕,全身因被劍氣波及,皮開肉綻的遍布無數深淺不一的傷口,

大的半尺余長,不僅深可見骨,鮮血更從傷口處嘩嘩流下,很快將毛發染成紅色。

紅袍老者頂著盾牌,小心拔出土坑,一邊后退,一邊目光貪婪的窺視著那根大棒。

這根貌不驚人的大棒也不知是什么材質,竟然才被斬出兩寸余深的劍痕,

要知道剛剛那是法寶級飛劍的一擊,普通中下品靈器根本承受不了這一劍,而大棒居然憑著本身材質硬扛了過去。

紅袍老者出身煉器家族,非常清楚這代表著什么。

不過此時不容他多想。

剛才吃了一個大虧的白猿王忽然沖麾下白猿連聲大吼,而后擎起大棒,又直接沖了過來。

紅袍老者見狀臉色大變。

而這時,白猿群忽然一改先前的散漫,居然猶如軍隊一般,三五成群的集結到一起,聯手對付一位修仙者。

因為這一變,人族一方頓時潰不成群。

就在這時,云舟里突然飛出一位紅袍中年人。

他是這個家族的另一位筑基修士,因為擅長煉器而不精于戰斗,剛開始并沒有參戰。

現在見到家族快要落敗了,他不得不現身參戰。

誰知他不出現還好,一出現,耳邊陡然傳來一聲怒吼。

吼!

下一瞬,中年人還沒反應過來,一顆斗大的青石閃電般飛來,瞬間砸到他身上。

噗!

紅袍中年狂吐鮮血,砰的倒飛出四五丈,撞斷了一棵桃樹后,才跌倒地上。

直到這時,眾人才萬分驚恐的發現,石洞邊上不知什么時候又多了一頭大腹便便的巨大白猿。

見此情形,這些人心里刷的涼了半截,真正感受到了情報不足的苦楚。

可惜,現在明悟這些已經太晚了!

“快逃??!”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caoporen人人超碰_24小时日本高清全集免费观看_97超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