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路明非:艾爾登之王的歸來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兄弟相見(下)

“他在后備箱里?”聽完烏鴉的話,源稚生頓時眼中閃過一絲火光。

烏鴉也是一愣,沒能立時反應過來。老大平時永遠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就算和敵人拔刀互砍也面容平靜,顯然是那種看淡了生死的男人。

現在,老大居然瞳孔中閃爍著火焰,顯然是認識那個風間琉璃!

源稚生猛然沖了出去,三步并作兩步地沖到汽車后部,猛然掀開了汽車的后備箱!他的力量堪比液壓千斤頂,單手幾乎扯爛了后備箱的鐵皮,烏鴉頓時被嚇得不敢說一句話。

“是你?!笨辞灞绘i在里面的人之后,源稚生忽然平靜下來,像是見到了多年未見的故人。

風間琉璃被鎖在車里,渾身纏滿了繩索和鐵鏈,整個人都被捆成了米其林輪胎人,顯然是烏鴉和楚子航聯手的手筆。

不僅如此,烏鴉還用膠布封上了他的嘴巴,這位力絕群雄的極惡之鬼,此時的形象卻像是漫畫里的反派,潦倒而滑稽。

風間琉璃靜靜地看著源稚生,二人對視之間,仿佛一眼跨越了數年。

很久以前,他們曾是最好的兄弟。然而如今,源稚生成了最強的斬鬼人,風間琉璃卻成了最怨毒的惡鬼。

源稚生忽然出手,直接撕掉了風間琉璃嘴上的膠布!

“老大危險!”烏鴉大驚失色,他費了好大膽子,才敢用膠布封上風間琉璃的嘴巴,為的就是防止風間琉璃再度釋放那個離譜的言靈。

“哥哥,好久不見?!憋L間琉璃淡淡地說著,一點都不像是受縛的囚徒。

哥哥?楚子航和烏鴉對視一眼,楚子航的猜測果然不錯。風間琉璃和源稚生的面容一模一樣,并不是因為猛鬼眾掌握了什么克隆人之類的科幻技術,而是因為......他們原本就是兄弟。

可是烏鴉從來沒聽說過,源稚生還有個兄弟。

“稚女.......”撕開膠布,看見風間琉璃整張臉龐的一瞬間,源稚生的眼神空洞了。

一瞬之間仿佛時光飛逝,他們又回到了曾經在小鎮里生活的,無憂無慮的那幾年。

那時候二人都還是孩子,源稚生身強體健,但卻有個身體貧弱的弟弟。弟弟就是風間琉璃,在他還不是風間琉璃的時候,他的名字曾經叫做源稚女。

那時候,他們還是可以枕在一起睡覺的至親手足。源稚生是源稚女的依靠,無論發生什么事,源稚生永遠都護在弟弟身前,他就是源稚女最堅固的護盾。

時光飛逝,許多年后,源稚生成為了黑道宗家中的掌權者,而源稚女.......源稚女變成了什么?

“老大!退后!”烏鴉趕忙大叫提醒,“他的言靈是幻術!他能用夢境對你進行精神控制!你一定要小心.......”

“啪”一聲沉重的腳步聲,楚子航和路明非一同站到源稚生身后。

路明非伸手,壓住烏鴉的話頭:“別說話,讓稚生和這位風間琉璃聊一聊?!?

烏鴉還想多說什么,但是路明非這樣發話了,烏鴉只好聳了聳肩。

源稚生,楚子航,路明非,零,好家伙,在場四個混血種里,零這個A級巔峰,居然成了最弱的那個。

在無敵的路明非面前,他烏鴉確實沒有著急的必要了。

“呵?!笨匆姵雍胶吐访鞣?,風間琉璃,或者說曾經的源稚女,只是搖頭笑了笑?!耙粚θ??看來我真是一點翻盤的希望都沒有了?!?

“你為何.......在這里?”只是迷茫了瞬間,源稚生的瞳孔就恢復了堅定?!澳阍缇驮撍懒?,源稚女......很多年以前就是?!?

“是啊,我以為你會保護我的,我伸出雙臂去擁抱你......然后你一刀捅穿了我的心臟?!憋L間琉璃淡淡地說著,面對楚路源三人的幻神陣容,別說是現在這副模樣了,就算他恢復成鬼的巔峰狀態,這三個人守在這里,他長出翅膀都逃不出去。

楚子航+源稚生他還有信心打一打,但路明非站在那兒,風間琉璃懷疑自己一點機會都沒有。

“極樂館......怎么樣了?”風間琉璃并不畏懼,只是問道。

“沒了。整個猛鬼眾高層已經被我撂翻了,你們賺的錢還真多,我從櫻井小姐手里撈了幾億日元的利息?!甭访鞣敲鲆活w薄荷糖,扔進嘴里,咬碎?!暗覀儼褬O樂館搜了個底朝天,也沒抓到龍王和王將?!?

“我就是龍王。櫻井小暮怎么樣了?”

“這種時候還有空關心別人?櫻井小姐是你喜愛的女人吧?”路明非回憶了一下名單,其他十七個猛鬼眾干部已經被源稚生抓住,那赫爾佐格只可能是王將了。

“喜愛的.....女人?”風間琉璃的眼神也迷茫了一下,似乎是被路明非說中了?!耙苍S是吧,不過我和她的關系很單純.......”

“單純到天天強吻她么?我看見了她身上的捏痕和吻痕,你別告訴我,那是別的男人留下的?!甭访鞣切恼f你們猛鬼眾的戀愛觀真是牛逼炸了,櫻井小暮還特么為你準備了奇奇怪怪的和服,她對你真是百分之五百的真愛啊,你這混蛋!

“.......單純的欲望?!憋L間琉璃并不回避,只是笑笑,并不羞恥。

“怎么處置這家伙?他是你弟弟,要不你把他帶回去敘敘舊?”路明非懶得再跟這瘋子啰嗦,源稚生說蛇岐八家有特殊的審問藥劑,就讓源稚生自己給風間琉璃打針好了。

“.......帶回去吧,讓老爹見見他,然后從他嘴里搗出王將的秘密?!痹粗缮穆曇粲行┢>肓?,“老師,還有一件事?!?

“什么事?”

“不要說他是我弟弟,我沒有這樣的弟弟,他叫我哥哥我也不會認?!痹粗缮v地擺了擺手,“他是猙獰的鬼啊,老師,我怎么會是惡鬼的哥哥......?很多年前源稚女就已經死了罷,活下來的也只是個占據我弟弟身軀的惡鬼......他說他叫什么,風間琉璃?”

“抱歉。請節哀?!甭访鞣悄?。

“回去吧,帶他去見老爹,我來開車吧?!痹粗缮像{駛座,面無表情地系上安全帶。就在剛才,他還短暫地沉浸在前往法國的美好幻想之中,但轉瞬之間,面對風間琉璃這位重返人世的殺人惡鬼,源稚生嘆了口氣,感覺自己面前的現實,又變得殘酷了一些。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caoporen人人超碰_24小时日本高清全集免费观看_97超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