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上道傳 > 第二百零一章 異常,交流

玄黃異蛇所化云霧和地底山石如同一體,那身影就在云霧附近不遠直接遁走,絲毫沒有發現附近的異常。

等那氣息消失在地下,陳霄才慢慢操縱玄黃異蛇,返回到了川巖居的房間之中。

牢牢記住了那氣息消失的方向,陳霄心里十分疑惑。

自從得到玄黃異蛇在地下無往不利的遁走之能后,陳霄也仔細了解過世間是否有無類似的遁術。

五行遁術也確實存在,但那是元嬰期修士才能修成的神通秘法。

而剛剛那道氣息,絕對不是元嬰期修士!

不過陳霄也怕打草驚蛇,因而也沒有探出神識去查探,只是略微感應了那股氣息。

那股氣息十分強大,但是隱隱又有一種故意壓制的感覺。

陳霄暗暗警惕了起來,他遇事完全不慌,就是因為玄黃異蛇這一遁地能力?,F在也有人能在地下遁走,這就不由得他不小心了。

......

“陳道友,在下是河靈府于家的于陽平?!?

七古派被魔瑤山圍困非常突然,有不少外來修士都被圍困在了這里。

陳霄昨晚淬煉了道基之后,全身法力,包括存在山神符詔中的法力都消耗一空。從昨晚回來,他就一直在房間內打坐恢復法力,到了今天上午,總算是堪堪把法力恢復了大半。

原本他想繼續恢復法力,卻不料有人找上了門來。

“原來是于道友?!标愊霰Я吮?,十分好奇地問道。他在七古派時間不短,但是主要還是跟七古派的修士打交道。

這個于陽平是一個筑基中期的修士,陳霄之前也沒見過他。

“陳道友,許多被困此地的道友閑來無事,準備開一個小型的交易會?!庇陉柶浇忉尩?,“聽聞陳道友是位二品煉丹師,所以特來邀請道友也參加此會!”

陳霄不好奇這個于陽平會知道他的信息,畢竟他這段時間在七古派的名氣不小。

“請問于道友,共有幾位通道參加交易會?”陳霄問道。

“暫時被困在此地的筑基期道友,加上陳道友一共有七位?!庇陉柶叫χf道,“說是陳道友也來,那就是七位道友都參加了?!?

這么多人?

“大家都是被困此地,陳某自然也想認識一下諸位道友,不知何時舉行這個交易會?”陳霄略微思索,就答應了下來。

“下午晚些時候就會開始,如果陳道友無事,可以先去在下那里,已經有幾位道友到了那里,正在交流一些修煉的心得?!庇陉柶揭娬垊恿岁愊?,心情也很不錯,開口說道。

“那請于道友先行,陳某略作整理就前往那邊?!标愊霰Я吮?。

等于陽平離開之后,陳霄稍微思考了下,從夜宴圖中拿出了一些丹藥,靈珠,放在了外邊的儲物袋中,而后他才離開了房舍,朝于陽平所指的那個房舍走了過去。

修士都是喜歡安靜的,川巖居里的房舍相隔都很遠,陳霄越過了幾個回廊,到了一個挺大的房舍之前,就聽到里邊傳來了洪亮的聲音。

“這魔瑤山無故攻打七古派,實在是可恨?!?

“無故?我看未必吧?!?

“嗯?何道友有何高見?”

陳霄稍微頓了下腳步,正想仔細聽聽里面的交談,但是這房舍之外卻有幾個練氣期的侍從,侍女迎了過來。

他只好作罷,順勢進入了一個挺大的廳堂里面。

“陳道友來了?”于陽平迎了上來,“諸位道友,這位是長靈府的陳道友,陳道友乃是一位二品煉丹師!”

“原來是陳道友?!?

“陳道友煉制的通竅丹在七古派可是有名氣的很,不知能否一見?”

這個廳堂之中,除了于陽平外,還有三位筑基期修士在此。

一個聲音洪亮的修士,乃是一個高大漢子,雖然衣著錦繡,但一股彪悍之氣也透漏無疑,應該修煉有高明的鍛體功法。

另外兩人,一人是一個白面老者,修為是筑基后期,另外一人則有些奇怪,身穿一身紫衣,端坐那里,一直都沒有開口。

“見過諸位道友?!标愊鲆灰换囟Y,“剛剛聽聞有位道友談起這魔瑤山圍困七古派的緣由,不知能否再講一講此事?”

“對,何道友,你說未必是無故,我聽七古派的道友都說,他們與魔瑤山素無恩怨......”剛剛說話的是于陽平,他同樣再次開口談及此事。

“嘿。素無恩怨,但是懷璧其罪。咱們東域素來勢力林立,幾大勢力無不有一統東域的心思?!蹦呛涡绽险邠u了搖頭,“這勢力最大,最有希望的就是亂月海和魔瑤山兩股勢力了?!?

“我們七靈府難道就沒有機會嗎?我們七靈府的實力絕不比這兩家相差?!庇陉柶娇戳岁愊?,在場的七靈府修士就有兩位,他自然有些不服。

“于道友,七靈府雖然實力不弱,但是卻很難形成戰力?!焙涡绽险咭膊患?,斜眼看了看兩人,“于道友,和陳道友自己難道不清楚嗎?”

于陽平無奈地點了點頭,七靈府號稱一體,其實是各成體系,想要匯聚一體,本身就是極難的事情。

“這七古派煉器聞名東域,自然一直都在幾大勢力的窺欲之中?!闭f到這里,何姓老者也疑惑了起來,“按道理說,魔瑤山若想要將七古派收入麾下,就應該利誘威逼才是,但是自圍困以來,竟然是一副要滅絕七古派的模樣,實在是奇怪?!?

陳霄靜靜聽著何姓老者的話,心里暗暗思索。

這些年來,他專心自家修行,對于這些大勢關注卻是不多。

不過若是真依何姓老者所言,這魔瑤山的做法確是讓人感覺疑惑。

“幾位道友有從七古派修士那里聽到過什么嗎?”何姓老者自己也沉吟了一會兒,絲毫沒有頭緒,于是開口朝著其他幾人問道。

“與我相熟的七古派修士自身都很迷糊?!庇陉柶秸f道,“不過我聽聞七古派的大陣乃是五階陣法,魔瑤山就這么攻打下去,恐怕也很難在短時間攻破大陣吧?”

“正是如此,但是魔瑤山既然大張旗鼓而來,甚至還有異妖同行,怕是有什么倚仗......”說道這里,何姓老者臉色漸漸凝重了起來。

整個廳堂之內,眾人也沉寂了下去。

陳霄略微掃視了下,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

除了那個貌似修煉上佳鍛體功法的大漢外,何姓老者,于陽平都是在思索之中,但唯獨那紫衣修士面色不改,嘴角還露出了一絲微笑。

這人不對。

陳霄猛然一驚,這人為何無故發笑?

他仿佛感覺到了陳霄的視線,收斂了嘴角的笑意,直接看了過來。

“諸位道友,這些事情自然有七古派的道友們去煩惱。陳某立足長靈府還短,還望以后大家能夠互通有無,共同強盛家族!”陳霄若無其事地從那人臉色移開,一一看向了其他人,而后更是大聲說道。

“對對,我們被卷入此地,已經是夠倒霉的了,何必為此煩惱?!庇陉柶介_口說道,“陳道友的通竅丹聲名不小,雖然現在交易會還沒開始,陳道友能不能提前拿出來,讓大家一觀?”

“哎,不是陳某敝帚自珍,主要是這丹藥煉制不易,材料收集也難,煉制成丹都已經被七古派的道友討去了?!标愊鰮u了搖頭,十分可惜地說道。

“以后有機會一定要見識一下!”何姓老者最喜各種消息,一開始想見識通竅丹的就是此人,他有點遺憾地說道。

“不知道何道友家族在哪里?以后脫困之后,可以到長靈府水月島尋我,到時候定會讓何道友如愿?!标愊隹蜌獾卣f道。

“哎,這魔瑤山圍困七古派,怕是大戰將起,即使很快脫困,我也要趕快趕回家族,怕是短時間沒辦法見識了?!焙涡绽险哌z憾說道。

“陳道友,何道友乃是西山島那邊的修士?!庇陉柶浇忉尩?。

陳霄這才明白過來,這何姓老者為什么見識與他人不一樣,原來竟是在亂月海和魔瑤山勢力交戰附近的家族修士。

在那種地方生存,對于兩大勢力自然要多多留意。

“不談此事了?!庇陉柶讲黹_了話題,“我們于家傳承功法是偏向水行的功法,近來修行之時,總覺得有些郁結......”

于陽平把話題轉到了修行經驗之上去,所有人立即都認真起來。

于陽平講了一會兒自己修行時候遇到的問題,還有想出的解決之道,頓時讓其他人覺得大有所得。

陳霄修行十分順遂,又有漓海真君這個萬事通,但是此時聽下來,還是得到了很多感悟。

他猛然又想出了系統副本的另外一個開發方法。

若是在副本中與里面的筑基期修士討論修行之道,不知道是否能夠行得通?

就在陳霄沉思之時,那修行了鍛體功法的大漢也開口了,他講述了一些自身在修行鍛體功法時的感悟見解,還有就是一些修行傳聞,見聞。

到了何姓老者除了講一些修行的見解之外,還講了一些秘聞,更是讓眾人聽的興趣盎然。

“何道友,我們七靈府真是因為一個上古靈府的緣故才得名的?那不應該是七座靈府?”于陽平對于何姓老者的講述十分好奇。

“傳聞,傳聞而已。為何如此,那我就不知道了?!焙涡绽险吖Φ?,“傳聞北淵之前還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大洲呢?誰知道是不是真的?”

“確實如此,別說是上古傳聞,就算是近十來年的傳聞都實在讓人難以置信?!庇陉柶絿@了口氣,“我輩修士還是好好修行。修行之暇,耍樂一番,豈不快哉?”

“于道友高見!”頓時有人開口贊同。

陳霄沉默不語。北淵修士,以他所見,喜奢華,好美色的修士很多。但是如果只這么認為,卻又實在太過偏見了。

不說這些能夠筑基的修士,就算那些練氣境界進展較快的修士,那個不是在修行之時也十分刻苦?

“陳某傳承淺薄,只有一些淺薄的修行經驗,就不獻丑了。有一日我觀大海潮汐,日生日落。星漢燦爛,波濤詭秘?!?

陳霄修行的覆海通神經隱秘很多,當然不能去講自身功法時產生的諸般奧秘,其他幾人同樣如此,只是講解修煉遇到問題,解決之后的感悟。

陳霄多是利用系統副本的獎勵修為快速進階,這些經驗確實淺薄,不過他近來正好有所感悟,就把自身的這些感悟講了出來。

“蕓蕓眾生,修行路苦,大道無蹤,心若有懷?!标愊龇路鹨彩亲陨淼母袊@,頓了下,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后的各種經歷,副本中各種認識在腦海里閃過,而后他才繼續說道:“天地的修行仿佛何來?陳某聽聞都是修行界的前輩感悟天地,進而創出。因而靈機一動,若是感悟天地變化,契合自身修行,是不是更有益處?”

陳霄緩緩講述,原本隨意坐著的幾人慢慢都正襟坐好,細細聆聽起來。

陳霄講述,多是一些自己的猜測,也有一些自己的心里變化,越講越多,越講越長。到了最后,陳霄自身感覺都是在講一些囈語而已。

莫名之時,陳霄頓時驚醒了過來,他曬然一笑,開口說道:“大道無形,唯有自知。陳某一家的感悟之言,還望大家不要見笑?!?

正在仔細聆聽的眾人心神還沒有回轉過來,這與他們之前交流的修行經驗完全不同,眾人心中都有了一些領悟。

“聽君一席話,勝過十年心境參悟修行?!焙涡绽险咝逓楦?,良久之后,他長長出了一口氣,站起身來,俯身向陳霄施了一禮。

“難怪陳道友看上去年歲不大,不但是筑基后期修士,還成為了二品煉丹師?!庇陉柶胶湍切逕掑戵w功法的大漢也同樣站了起來,朝著陳霄施了一禮。

即便是那紫衣筑基修士眼中也很好奇,他也站了起來,喃喃開口道:“大道無形,唯有自知?!?

說著,也朝陳霄抱了抱拳。

眾人這副模樣,頓時讓陳霄有點驚異。

“諸位道友這是怎么了?”他笑了笑,“不過都是陳某的一些臆想之詞?!?

“陳道友不要自謙。我等修士,為了那點資源,每日奔波勞碌,那里有心境修行,參悟天地道理的時間?”

“傳聞若想要結成金丹,就要以心求道,以法成景?!?

“不錯,雖然我家里沒出過金丹期修士,但是卻也聽聞過這個說法?!?

一眾人說到這里,一個個面上帶了許多愧色。

何姓老者直接開口:“在下剛剛只是隨口講了些修行問題,卻不如陳道友這般大度。大家都是筑基期修士,沒人不想著將來有結成金丹的可能。我就再講一講對結丹的想法?!?

那紫衣修士還沒開口交流心得,但是何姓老者卻又把順序接了過去,開始講述與之前完全不同的東西。

這次,何姓老者講述的心得就深奧了許多,大部分都是他對于金丹期的一些認知,還有就是對于一些提高結丹成功率的猜測。

不止是他,其他幾人也又重新分享了一些心得,就連那紫衣修士,都講述了一些極其難得的修行感悟。

廳堂內的五位筑基期修士,仿佛忘記了七古派被圍困的現狀,一個個都十分有所得地回想著今日的交流。直到另外兩個修士趕了過來,這個提前的修行交流才算結束。

“何道友,這是?”新來的一個筑基后期的修士十分疑惑,比他們先來的幾個筑基修士十分融洽,交換物品之時,也沒有什么面紅耳赤的爭吵聲音,讓他非常驚訝。

何姓老者卻是笑而不語,今天對于他來說,收獲真的很大!

修士之間,互相提防乃是常理。

今日,陳霄無心讓眾人打開了心防,算是真真正正交流了一次修煉心得,這樣的機遇實在難得。

但是卻沒必要再給其他人說了。

“陳道友,在下有一本丹道秘典。記載了七種二階靈丹?!苯灰讜径际腔ハ嘟徽?,或者擺出之后看其他修士是否需要。

此時陳霄略微警惕的紫衣修士到了他跟前,給他展示出了一枚紫色玉簡。

“可否容在下查看一下?”陳霄向紫衣修士確認道。

看到他點了點頭,陳霄才將神識探了進去,七種丹藥名稱,功效一一都注明了。

陳霄看完之后,繼續問道:“不知道友想換些什么?”

二階丹藥種類繁多,多收集一些總沒有錯誤。而且這玉簡中的七種二階靈丹,居然有五種都是輔助鍛體修行的丹藥,十分難得。

陳霄這些年來,除了通過副本系統提升法力修為,多數在外的時間,就用來修行七煞魔猿經了。

這個需要猿類精血才能修行的鍛體功法,陳霄前幾年才成功修煉到第二層次,對應的就是筑基境界的修行境界!

只不過特種異猿的精血并不好收集,他到現在也沒有找到第一種神通引子“霧猿精血”,所以上面所附帶的特有神通也沒有修成。

不過,這些鍛體輔助丹藥也確實是他現在需要的。

“二階靈丹一百粒,或者同等價格的靈珠也可?!?

這人倒是敢要價!

陳霄想了想通竅丹帶來的好處,還是取出了靈珠,交給了那紫衣修士。

陳霄收起了那枚玉簡,算是完成了這次的交易。

被困在七古派的外來修士在這里舉辦了一個小型的交易會,沒有引起什么波瀾,直到天色已經黑透,眾人才互相致謝后離開了這里。

陳霄也回到了自己的房舍,稍微休息了一會兒,他的心神猛然進入到了一個副本當中。

今天得了不少修行心得,還是需要到副本中驗證一番!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caoporen人人超碰_24小时日本高清全集免费观看_97超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