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心靈主宰 > 第202章 妖精之樹

鐘言是她第一個男人,不管是什么種族,女人對于自己的第一個男人,那都是具有一種本能的好感,雖然知道,進入妖精樂坊,自己一輩子都不可能離開,今天過后,就不是新人,開過臉后,以后都要過上迎來送去的生活,雖然對這種未來,已經有過心理準備,但面對鐘言時,依舊忍不住想要多說說話。

“這么說,妙妙你以前還是人類么,并不是現在的貓女?!?

鐘言好奇的看向苗妙妙,詫異的問道。

“嗯,是的,以前我們確實是人,我的父母也是人,但在被賣入妖精樂坊后,培養合格就會吃下一種特別的果子,這種果子叫做妖精果實,吃下去后,我們就會發生改變,身體的外觀會出現變化,體內會出現各種不同的血脈,這些血脈都是隨機的,有人會變成狐女,有些會變成兔女。有些會變成貓女等等。我們就是這樣變成妖精的?!?

苗妙妙略微沉吟后說道。

“妖清的功法不是可以直接熔煉靈獸妖獸血脈于體內,化為自身血脈之力嗎,怎么還有這樣的果子能夠做到?!?

鐘言露出一絲詫異之色。

要知道,妖清的功法傳承并不差,熔煉妖獸異獸血脈于一身,只要修煉,就能將體內血脈源源不斷的激發出來,獲取血脈中蘊含的力量,甚至是血脈神通,還有專門為血脈之力開發出的妖術,戰力并不弱。

如一名修士,熔煉一只水族的血脈于體內,那就可以輕而易舉的獲取水屬性的能力,輕易就能凝聚水球,猶如本能,展現出的威力,也比正常修士發出的要強一些。這就是血脈的加持。

在融合的過程中,是具有風險的,而且,危險性不低,失敗了,會有極為嚴重的后果,但要是成功了,就能成為特殊的妖修。是的,是妖修,不是妖族,妖族是妖族,妖修是妖修,妖修具有各種妖魔鬼怪的血脈,能夠發揮出相應的實力,而妖族是真正的一個種族。

上古妖庭可是直接屹立在那里。

要是妖清敢說自己是妖族,上古妖庭就敢直接收編了他們。

“嗯,我聽姐妹們說過,這是妖精樂坊中最珍貴的東西,也是最寶貴的一株靈樹,叫做妖精之樹,妖精之樹上能長出妖精果實,吃下妖精果實就能變成妖精,只不過,這果實只能女性服用,男人是不能吃的。吃了只會爆體而亡。不過,我們吃了妖精果實后,都能具有修煉的資格?!?

苗妙妙輕聲說道。

至于修煉什么,她就沒有說,剛剛鐘言就已經發現,苗妙妙是具有修為的,只不過,還沒有晉升一陽境,屬于在打根基的地步。所以說,妖精果實是能夠讓她們修行的,還有極大的好處,唯一的問題就是自身樣貌上的改變,血脈上的改變。在某種程度上,性格會因為血脈而發生一些改變。

造成不小的影響。

但總體而言,這種改變,并不算什么。

只是,吃了妖精果實后,就等于徹底賣給妖精樂坊,在這里,學會服侍男人的各種技藝,讓每一個進來的人,都感覺到賓至如歸,流連忘返,借此,妖精樂坊那可是規模巨大,妖清六層文明圣塔內,每一層都具有妖精樂坊,甚至,她們還對外擴張了,在其他文明圣塔中都建立了新的據點,新的妖精樂坊。

當然,這種難度是巨大的,至少現在,妖精樂坊的勢力,還只局限在妖清之內,但妖精樂坊卻大肆的對外結交各方強者,各大實力,乃至是天驕,其較好的手段很直接,就是送人。

送去一名名的女妖精。

這些女妖精,那都是閨房中的尤物。妖精樂坊的主人或者是高層,那可謂是相當的高明,她們幾乎每年都在向外送人,送出大批的女妖精,送給的目標是各方的權貴,妖清中高層,甚至是連妖清皇室內部,一樣被贈予了女妖精。這些女妖精在高層中,那都是備受寵愛的尤物,一個個自然和妖精樂坊保持著極為良好的關系。

一些問題上,更加是對妖精樂坊打開方便之門。

妖精樂坊能夠舉辦影響力巨大的拍賣會,其中很大一部分的拍品,是來自這些高層權貴,頂級修士與天驕之間,甚至是,妖精樂坊本身就在幫助他們銷售一些不好在明面上出手的物品,所以說,妖精樂坊背后的關系網,絕對是復雜無比,龐大無比,更是難以撼動的那種,不管走到哪里,妖精樂坊所在,也極少有人敢鬧事。

開門做生意,關門拉交情。

面面俱到下,這樣的妖精樂坊想不做大都難。

苗妙妙之前是完璧之身,這樣的女妖精,一般都是安排給氣質不俗,來歷非凡的人,或是權貴,或是天驕,或是看不準的人,要不然,輕易都不會帶出來的。

紅媽的眼光那是久經歷練出來的,自第一眼就發現,鐘言身上有一種讓她看不穿的獨特氣質,這才會安排苗妙妙這樣的新人出來,要不然,隨便一句話就能推脫出去。

“妙妙,妖精樂坊中能不能贖身,若是可以的話,我可以為你贖身,你愿不愿意?!?

鐘言摸了摸苗妙妙的小腦袋,微笑著說道。

雖說是逢場作戲,但這苗妙妙是紅丸之身給了自己,男人對于將第一次給了自己的女人,總是有一種特殊的憐憫之心,也有一種不想要讓自己的女人,將來陪著別的男人,一點朱唇萬人嘗,真要認真的話,那就顯得有些膈應了。若是有可能,還是想要給她贖身,帶在身邊也不錯。

“妖精樂坊沒有贖身的說法,不過,樂坊這邊只送人,只要公子您不嫌棄我出身妖精樂坊,等下就可以直接帶我走,以后,我就是公子的人了?!?

苗妙妙聽到鐘言的話語,臉上露出感動之色,擁抱的更加用力,她在樂坊中,可是知道的不少,很多也是完璧之身的姐妹,被推薦給那些有跟腳,有實力的貴客,她們也具有脫離妖精樂坊的資格,只要她們陪的貴客愿意開口,帶她們離開的話,妖精樂坊不僅不會阻攔,還會禮送出去,給予一筆還算豐厚的賀禮。

可很多都是睡過后,轉身就離開,一點都沒有帶她們走的意圖。這些姐妹失去了紅丸后,在妖精樂坊內的命運就已經注定了,一是鉆研各種技藝,憑借技藝,評選七十二花魁,甚至是,還沒有晉升三十六銀魁,十二金魁的資格,金魁與銀魁,那都是需要清白之身。而且,一旦金魁銀魁失去紅丸,同樣,也會自動脫離金魁銀魁之位,讓位給后來者。

妖精樂坊內的這套規則,已經運行很長時間。

一直以來,也是受到所有妖精的維護,這意味著,她們都有超脫出去的機會。

就如現在,就是苗妙妙的一次機會。

鐘言要她,她就贏了,不要的話,她就只能另尋它路。想到這里,苗妙妙心中就是一甜,看向鐘言的眸光,那都溫柔的快要化成水一樣,就跟一只小貓一樣,緊緊的靠在鐘言胸膛中,對于頭頂的手,十分愜意的瞇起眼睛。

從今天起,自己也是樂坊中其他姐妹們羨慕的對象了。

嘻嘻,這樣真好。

“好,以后就跟著我,到時候,會給你一個安排的?!?

鐘言笑著點點頭,對于妖精樂坊的規則,十分的好奇,敢這么做的,簡直是高人啊,就如這樣,睡了一覺,就平白得到一名貓女,這怎么都難以對樂坊生出惡感,反而要多出好感。

要承情。

無形中,就已經結下因果。

就算在虎的人,也干不出剛收了女人,下一刻就對妖精樂坊下黑手的舉動。

所以,妖精樂坊這一手,來的高明啊。

酒色財氣,這是找到了其中的生存之道。

“對了,妖精樂坊的拍賣會有沒有什么消息可以說,當然,不能說的話,你就不需要回答,免得給你帶來麻煩?!?

鐘言隨即問道。

“拍賣會其實在樂坊中,每間隔一段時間都會舉行一次,時間是不確定的,只要收集到足夠多的拍品,就會舉行,而且,每個分部拍賣會都是不同的,都是靠自己去收集。這次舉行拍賣會,我聽紅媽說,是收集到了一件頂級的瑰寶,其實,內部消息早就傳出去了,給的都是一些天驕,權貴?!?

苗妙妙側了側腦袋,開口說道。

“這么說,之前的圣狐書生就是沖著這次的拍賣會過來的?!?

鐘言想到圣狐書生,若有所思的說道。

“嗯,我也聽說了,一位金魁姐姐專門為了圣狐書生出手彈奏,彈奏的還是鳳求凰。就不知道能不能如愿?!?

苗妙妙眨了眨眼睛后說道。

不過,也沒有過多的羨慕向往,圣狐書生這樣的人,她可不覺得自己會有什么機會,何況,現在已經找到最好的,她覺得,自己是最幸運的一個,得隴望蜀可不行。

“對了,妙妙,問你一個問題,在妖清中,做什么事情最有前途?!?

鐘言突然問道。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caoporen人人超碰_24小时日本高清全集免费观看_97超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