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射手兇猛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全勝收官!

“oh

my

god!他們在玩什么?接力賽嗎?”

歐洲的主場解說席上,三位解說看到這一幕時吃驚不已,其中一人更是忍不住驚呼出聲。

“實在是太賞心悅目了,我感覺我并不是在看比賽,而是在看一件珍貴的藝術品,他們的配合甚至給我一種……巧合滿滿的感覺,這不可能是他們提前指揮、提前安排的,絕對不可能!”

在各賽區解說和無數觀眾的矚目下,戰斗瞬間打響。

破入敵陣的夢魘E技能掛在大眼怪的頭上,眼中只有大眼怪一人。

而李落的輪子媽和meiko的卡爾瑪在沖上高地后也是第一時間配合著夢魘開始輸出!

“瘋了!他們想在這里把我們all

in掉!”

EDG決策上的果斷屬實嚇了他們一跳。

方才tp的時候他們還有在思考,該怎么做才能牽制住EDG打大龍,從而拖延到隊友全部到來。

可現在他們卻已經沒有去考慮這些的時間了。

KZ的個人能力很強。

因此在面對到這種突發團戰時,他們的人并沒有特別慌亂。

塔姆,就是為了克制夢魘切入的。

小天操控著夢魘,E技能掛在大眼怪身上的瞬間,塔姆便將大眼吃了下去,而后將大眼怪隔著墻壁吐到了旁側石頭人野區處。

“我還有閃?!?

BDD說著,在落地后并沒有著急朝著夢魘的腳下交出E技能,因為他知道夢魘也是有閃現的,自己這個E多半會被規避。

“先殺塔姆,他放大你就進去切,我會跟上?!?

李落的輪子媽在高頻率的移速之下瞬間撞進戰局之中。

電刀、吸藍刀、暴風大劍、十字鎬。

發育運營到現在,是時候展現真正的傷害了。

嘗嘗這個!

當心!

飛舞的輪子在伊澤瑞爾的身上炸裂開來。

此前在打大龍時電刀的效果已經觸發過了,正在充能中,只是隨著輪子媽和扇子媽兩人上墻后的高頻率移動,讓電刀的充能速度暴增。

第一下雖說沒能觸發電刀效果,但在第二下時,電刀來了。

普攻接W重置普攻的輪子媽這一下直接爆掉了伊澤瑞爾三分之一的血量。

“阿一西……”

pray尿險些嚇出來幾滴。

他的伊澤瑞爾在當前時間節點上也擁有了兩件套。

只不過這場比賽pray有點發怵,因而他的第二件裝備做的并非是三相之力,而是冰拳。

這也是為了能夠更好的去配合隊友。

可輪子媽如今的這個傷害他看不懂??!

這還沒有無盡暴一下就快要他老命了,等有了無盡之后還了得?

眼看著伊澤瑞爾迅速跳開,利用自己的靈活特性交E拉到了墻壁另一側,和甩出了W技能的大眼怪湊在一塊兒,李落幾乎同步甩出了Q技能朝著墻體另一側丟去。

“這感覺打不了?!?

BDD被輪子剮蹭了一下后心下萌生退意。

“我感覺也是?!?

失去了攻擊目標后的輪子媽兩下把等級較低的塔姆也A掉了超過三分之一的血量后格瑞拉也有點遭不住了,交出閃現和隊友匯合。

“不追,卡住這個隘口就好,把大龍拿下來?!?

李落瞥了一眼小地圖,此時KZ的其他兩人才剛剛趕到中路。

而大龍被他們打的卻只剩下兩千點血了。

KZ來不及。

至于正面的追擊,KZ在毫不節省技能的狀況下的確比較難追到。

輪子媽這個英雄操作上限在ad英雄中算是比較低的,除了在關鍵時機下E技能的釋放之外,就只有召喚師的個人走位了。

這波沖臉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把KZ三人重要的召喚師技能給打出來。

逼走他們讓他們無法靠近大龍只是這般決策的第一層意義。

真正關鍵點在于拿到大龍buff后EDG眾人的推進。

KZ的強開能力很強,但這種強是建立在他們有閃的情況下。

如果沒有了閃現,KZ的陣容在團戰中的靈活度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至少沒辦法和雙媽組合的EDG陣容比拼機動性。

當然,如果能留下人來最好。

事實證明,KZ在如今第二輪中的游戲競技狀態的確非常不錯,三人的應對方式沒有任何毛病。

伴隨著大龍的嘶吼聲響起,現場也是傳來了陣陣掌聲和歡呼聲。

“漂亮的運營和決策,這波大龍一拿感覺EDG穩了呀!”

西卡看著游戲上方接近一萬塊的經濟差,面帶笑容的說道。

站在旁邊的管澤元微微點頭:“不可否認KZ今天的競技狀態的確不錯,在對線期和抓機會等方方面面失誤都非常少,但他們這把在陣容上的確被EDG套路了,面對EDG這種超高機動性的陣容和領先他們許多的運營能力,KZ的應對略顯乏力?!?

孫亞龍笑了笑:“這把兩邊的人頭爆發很少,EDG展現出來的看上去像是那種偏靠韓式的運營,但事實上EDG在運營的過程中比起所謂的韓式運營要主動很多,現在的韓式運營是那種沒有機會就安心發育,等對手失誤?!?

管澤元接過話茬:“沒錯,EDG屬于沒有機會就主動創造機會的那種,KZ這把拿了一套完美團戰bo陣容卻一次都沒打出來,對他們來說挺難受的,感覺他們為了復仇的確做了很多的準備,可惜……”

KZ對戰席上。

“拖吧,拖一下,找機會?!?

BDD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發。

上次兩支隊伍碰撞的時候他破防了。

然后回去教練跟他促膝長談了倆小時,現在的他再遇到相似的狀況時已然能夠做到處變不驚。

投降是不可能再投降的。

上次他點個投降被俱樂部罰沒了一個月的工資,這次打死他也不投了。

隊友就算全破防,他也堅決不破防!

對于BDD的安慰,KZ其他人無人理會。

他們打的有點累。

這把不是在支援,就是在支援的路上。

偏偏每一次支援都收效甚微。

上路二塔早就被EDG破除,剩下的就只有中和下路的二塔。

這對于有著恐怖轉線能力的EDG而言也算不得什么難事兒。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按照慣例會放二塔、守高地的韓國隊伍在這場比賽中卻破天荒的選擇了堅守。

二塔之前,沒有閃現的卡密爾在男槍煙幕彈甩在瑞茲腳下的一瞬間,抓住機會利用鉤鎖踢防御塔發動了先手。

而卡密爾的目標就是眼前的這個瑞茲。

卡密爾的控制命中瑞茲后,男槍快速拔槍配合著大眼怪極限距離的E技能均是銜接到了瑞茲,而后虛空之眼的大招瞬間釋放,KZ從開局到現在打出了第一波相對比較完美的配合出來。

伊澤瑞爾的大招搭配著男槍終極爆彈的轟擊之下,滿狀態的瑞茲血量一瀉千里。

“nice!這波我們打的好,守住了!”

小花生眼前一亮,EDG少了個瑞茲可不僅僅是少了個輸出點那么簡單。

按照EDG正常的打法,他們推完中路后一定會讓瑞茲交出大招帶著他們飛往其他地方。

現在瑞茲一死,少了個人的EDG想來應該會收斂……

誒?

大眼怪呢?

小花生愕然的看著召喚師峽谷上方彈出來的提示,大腦一時間有些短路。

殊不知同樣短路的還有Khan的卡密爾以及莫名其妙暴斃掉的虛空之眼。

“他這個傷害也太夸張了?!?

Khan摸了摸自己的臉。

他好歹也是有兩件套加上布甲鞋的。

雖然……沒有防裝。

可是有布甲鞋在他怎么也不該這么脆???

他踢上去后巨魔啃了他一口,夢魘對他放了個Q,卡爾瑪給個帶香爐的護盾讓輪子媽A了4下,他人就沒了。

輪子媽……

Khan看到了自己尸體旁側被清掉的兵線。

又看了看拿剛剛飛回到輪子媽身上的Q技能輪子,一瞬間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這波亂戰KZ的反抗頗為頑強,但最終卻還是虧損的局面。

一換二。

沒有了大眼怪的清線能力,這座二塔他們仍然保不住。

導播的回放很快就給到了。

在0.75倍的慢速鏡頭下,觀眾們看清楚了這有些滑稽的一幕。

只見大眼怪在釋放大招的時候,三枚密集而又細小的飛輪沿著兵線和KZ的其他人一路蔓延彈射到了他的身上。

第一個飛輪落在他的大眼怪身上時出了暴擊。

而那一個暴擊就是接近三分之一的血量。

后面的兩下彈射雖然沒有出暴擊,可輪子媽最終收尾的Q技能卻剮掉了大眼怪接近半血。

這輪子媽的傷害……

怪物!

“這就是無盡之刃的輪子媽啊,三件套,百分之75的暴擊幾率,說實話落哥這波已經夠非洲人的了,三下只暴了一下,不然大眼恐怕還要反過來倒欠個輪子媽三四百點血?!?

孫亞龍語氣中滿是輕松。

中二塔一破,雙方的經濟差拉開到了一萬塊以上。

在這個敏感的節點上管澤元不太敢說話了。

他之前才說過KZ還沒有打出過配合,KZ就直接給他展示了一波。

雖說結果還是他們虧,但在這過程中密碼卻是正確的。

直到EDG把下二塔也破掉時管澤元才松了口氣。

經濟差進一步擴大。

李落的補刀數在這24分鐘不到的時間節點上已經來到了恐怖298刀。

三件套之余又多了一把暴風大劍,一塊秒表。

KZ的陣容整體比較脆,以李落這個時候的傷害已經沒有必要再去補充輸出裝了。

不管是出保命用的復活甲還是注重回復能力的飲血劍,都會讓KZ集火秒掉輪子媽的難度再次增加。

然而KZ對此卻毫無辦法。

EDG利用大龍buff最后的持續時間開始對中路高地塔進攻。

KZ的防守本來還是很嚴密的。

但當天色暗淡下來,同時瑞茲開啟了大招后,他們又一次亂了。

視野丟失的狀況下他們根本就不知道EDG選擇朝著上路高地轉線還是下路。

天亮了時,EDG五人已經開始進攻下路高地塔了。

見此情形,KZ也只能在周圍徘徊,不敢上前。

眼下雙方的經濟差已經大到了陣容難以彌補的程度。

大眼怪在第一件做出了盧登之后因為沒有錢做帽子,被迫在第二件中補充出了法穿棒。

然而EDG戰隊這邊出魔抗的英雄卻寥寥無幾,巨魔在幾分鐘前被抓的時候身上就是幽魂斗篷。

到了現在巨魔也只是先合出了冰心,身上的魔抗裝備仍然只有一個幽魂斗篷。

正常而言,這個時候做法穿棒的意義不大。

基礎傷害上不去,穿透再強造成的傷害總量也會比較有限。

但BDD實在是沒辦法了,選擇便宜的法穿棒也是劣勢局中的法師英雄常用的出裝,沒有經濟是硬傷。

任由EDG憑借大龍buff最后的余蔭破掉了高地塔和高地水晶后,KZ眾人這才敢上前發育。

然而EDG卻不打算繼續跟他們玩下去了。

撤到高地塔下的EDG眾人潛藏在高地過道的陰影中,一枚真眼照亮了附近,確定周圍沒有任何KZ戰隊的視野后,EDG眾人耐心等待著。

此時的李落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惡趣味的笑了笑說道:“來來來,我數三二一,然后我們開團嗷?!?

“我沒有大招的落哥?!?

“沒事,跟著沖就完了?!?

meiko標記了一下他除了香爐之外的另一件成形裝。

皇冠。

總有選手的清兵習慣不是很好。

比如pray。

他操控著伊澤瑞爾在自家門牙塔前,在還剩下最后一個小兵時他選擇用E收尾。

這個E,成為了李落選擇開團的契機。

“開!”

李落知道來不及數三二一了。

這種機會稍縱即逝,321只適用于埋伏敵人的時候。

隨著李落話音落下,輪子媽大招開啟的瞬間,卡爾瑪的皇冠和RE幾乎同步開啟。

巨魔也開了自己的W技能,一時間EDG五人帶著剛剛涌到高地塔下的兵線,宛若旋風一般直撲伊澤瑞爾!

要知道此時的pray閃現還沒好。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回頭交Q,試圖限制一下EDG眾人的沖臉速度。

可這般限制終究是徒勞的。

EDG即便是在沖陣的時候站位也非??季?,五個人分散開來,冰泉減速到了最前方的巨魔,卻沒有限制住其他人。

然而巨魔是最不怕被限制的。

陡然豎起的柱子把伊澤瑞爾頂了回來。

KZ的其他人慌忙趕來,但在陣型和支援速度上卻顯然沒辦法和EDG相比。

召喚師峽谷里一時間呈現出了教科書式的葫蘆娃救爺爺!

伊澤瑞爾率先被秒。

緊跟著支援過來想要保護EZ的塔姆也未能幸免于難。

巨魔的大招吸了塔姆一口后,塔姆的血量在輪子媽的高頻率輸出之下迅速消融。

不遠處飛踢過來的卡密爾配合著男槍和大眼怪試圖再完成一次復刻中二塔前的配合時,伴隨著卡密爾的大招被李落的輪子媽E技能抵擋,大眼怪的輸出和男槍的大招終極爆彈則是被輪子媽的金身規避掉是時,KZ眾人徹底絕望。

這個男人……穩健到甚至連輸出都不給他們刷!

你輪子媽是滿血的??!

身上還套有卡爾瑪的護盾。

秒表過會兒再交也是可以的。

這么浪費的嗎?

眼看著大眼怪的大招持續時間結束輪子媽還是一副滿血的姿態,小天咂咂嘴:“落哥,你這個,忒穩了?!?

“我只是不想把這塊兒表留到下一把去用?!?

李落笑了笑說道。

技能交了個七七八八的KZ面對到EDG帶上來的一波超級兵的推進已然無力防守。

雖然他們竭盡全力堅持到了最后,但在絕對的傷害碾壓面前,一切的抵抗都是徒勞的。

游戲時間24分43秒。

KZ的基地水晶爆碎開來。

雙方最終的人頭比定格在了17比5上。

“讓我們恭喜EDG在小組賽第二輪第二天的比賽日中收獲了自己的第九勝!這意味著EDG在今天鎖定了小組第一出線的同時有希望沖擊MSI上史無前例的十連勝!”

解說席上孫亞龍神色感慨:“而KZ戰隊目前的戰績是6/3,和FW的戰績相同,明天EDG將會迎戰FW,這一場也將關乎著小組第二名的位置究竟會花落誰家?!?

“這個……其實很難說,從對手上來看,KZ明天要面對到的是歐洲的FNC在小組賽第二輪中的狀態還是不錯的,但畢竟硬實力擺在那,FNC贏下KZ的可能性不大,至于閃電狼,他們的狀態明顯沒有第一輪好了,輸給了KZ不說還輸給了FNC?!?

說到這管澤元的語氣微微一頓,沒有再深說下去,而是選擇轉移了話題:“不管怎么說,能夠看到小組賽還剩最后一天的比賽時懸念仍然拉滿的這種情況,已經足夠說明本次MSI的精彩程度了,希望選手們在明天都再接再厲!”

……

KZ對戰席上。

“沒事,別慌,我們已經穩能拿到第二了,不要被今天的比賽影響就好,BO5和BO3是兩個游戲,最近我們的狀態在一直回升,等到了決賽的時候我們一定能贏下來的?!?

小花生抓了抓頭發,而后說道:“還記得S6的MSI嗎?當時RNG戰隊在小組賽中雙殺SKT,可他們在之后的BO5對決里卻3比1輸給了SKT,并且輸的很慘,相信我,EDG拿的就是S6賽季MSI上RNG戰隊的劇本,而我們拿到的一定是SKT的劇本!”

聽小花生這么一說,KZ眾人的心態明顯沒有那么糟糕了。

輸掉這場比賽已經成為了既定事實。

再去糾結下去擾亂自己的心態說不定會和小組賽第一輪時那樣因為被影響了心態導致輸掉后面的比賽。

玩游戲就要笑著玩。

哪怕對面過來握手,他們也要面帶笑容,表現的很堅強。

話是這么說沒錯,然而當KZ眾人看到EDG五人那滿臉陽光的笑容時還是差點沒繃住。

他們雖然也在笑,但和EDG幾人的一對比,就顯得有些過于僵硬了。

“感覺他們的表情不太對勁啊,笑的那么勉強?!?

meiko戲謔的說道。

“你輸了比賽你還笑的出來嗎?不過說實話,感覺KZ進步了?!?

李落若有所思的說道。

“確實進步了,他們這把打的比第一次我們遇到時要好一些?!?

金貢在旁開腔道。

聽到這話的小天摸了摸下巴:“有沒有一種可能,落哥的意思是他們的心態進步了?”

……

如果說EDG在第二輪的前面三盤讓粉絲們頗為擔憂的話,那么這場比賽EDG的表現無疑是讓不少粉絲懸著的心都放了下來。

當然也有理智的粉絲看的真切,EDG對于當前版本的運用還是存在著不小的問題。

他們這把打KZ壓根就沒用這個版本應該出現的東西。

像輪子媽、夢魘。

這是版本強勢嗎?

只是能玩的程度罷了。

他們在胡鬧,KZ也在跟著他們胡鬧。

這種這種狀況下最為頭痛的不是別人,而是拳頭的設計師。

自己辛辛苦苦構建出來的季中版本,到頭來遵循版本的隊伍們全是倒數,不跟著版本走,選擇打出自己隊伍風格的卻占據了前三席。

只有FNC還算讓人欣慰,第二輪的他們對新版本的理解不俗,這也是他們能夠后來者居上的主要原因。

至于TL和EVS……拳頭已經不去關注了。

這倆隊伍一個是真的弱,另一個完全是在擺爛。

選手們的操作沒眼看。

而真正讓拳頭設計師感到欣慰的,還是小組賽最后一天的比賽日。

省隊FW不出意外輸給了EDG。

大陸與省隊之間經過了去年短暫的波折后,那熟悉的父子羈絆似乎又回來了。

而這天真正的爆冷對局,卻是在FNC與KZ戰隊之間產生。

FNC選擇針對了伊澤瑞爾,卻沒有針對卡莎。

這讓KZ戰隊留了個心眼。

卡莎這樣一個版本大熱門的英雄,經過了EDG、FW這兩支隊伍的胡搞瞎搞后竟隱約有成為版本陷阱的意思。

尤其是EDG向所有隊伍都展現了當對手拿到卡莎時該怎么去遏制,怎么打之后,越來越多的隊伍不敢去先選卡莎了。

要么ban掉。

要么就當一個等等黨。

KZ也是這樣想的。

然后……他們就慶幸的發現,果然等等黨是有春天的。

FNC在三樓時鎖定了小炮來打ad。

對比之下,在小炮面前選擇卡莎,明顯不如霞洛這一對兒組合的強度更高。

因此KZ戰隊選出了霞洛,同時給BDD選出了中單塞恩,試圖配合隊伍來打節奏。

這是他們前兩天和RNG約訓練賽時,在RNG身上學到的一套打法。

可惜FNC卻憑借他們出色的發揮把局勢拖到了大后期,最終憑借小炮加上中路的飛機這兩個大C成功贏下了比賽。

KZ……在最不該輸掉的一局中輸了。

更魔幻的是,被FNC影響到了心態的他們,在和FW的同分加賽之下也輸了。

FNC的戰績雖然不好看,但在矮個子里選將軍算是把他給選進去了,以小組第四名的成績出線,挺進淘汰賽。

加賽中獲勝的FW,變成了第二名。

KZ,變成了第三名。

這意味著,他們成為了可以被隨意挑選的物品。

------題外話------

這段過度卡的腦闊疼,擱綠樹這坐了一下午也沒寫出很多,這個沒有記憶的輸入法一句話我要刪掉重寫三四個詞,錯字連篇,心態裂開,調整下狀態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caoporen人人超碰_24小时日本高清全集免费观看_97超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