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在西廠當差的日子 > 第三百九十四章 神奇的要求

天下第一樓中,文丑丑雖然面上帶笑,可眉宇間卻藏著一抹心驚肉跳!

原因很簡單,就連雄霸這種喜怒不行于色的梟雄,再聽到黑旗探子送來的那四個字之后,都不由得臉色一變。

普天之下,能讓雄霸如此失態的事物,真的不多了。

文丑丑暗自將那四個字記在心上,隨即嬌笑著對雄霸說道:“幫主不必煩惱,按時間來看,風少爺應該已經到了無雙城……”

不等文丑丑說完,雄霸猛地抬手將其打斷。

他自己心里明白,這四個字沒有出現之前,聶風前往無雙城或許還有意義。

可當著四個字出現的時候,驚駭的不止是他,獨孤一方肯定也已經擦拳磨掌了!

無雙城,除了獨孤一方之外,可還有一個和他有一戰之約的劍圣!

“傳令步驚云,帶領飛云堂精銳,立刻出發前往無雙城!”

雄霸微微瞇起眼沉聲道。

“遵命?!?

文丑丑先是一愣,隨即立刻躬身退出了天下第一樓。

……

無雙城。

這三天來,無雙城的守衛的力量明顯有了加強。

而趙御卻還是一如既往,每天都會定時定點的去客棧不遠處聽曲兒。

每次曲終人散的時候,趙御都會留下一錠銀子。

不多不少,正好可以讓附近的乞兒們,吃一口熱乎的饅頭。

懷抱著琵琶的夢,也曾想要將自己心中所猜想告訴姥姥。

可一想起姥姥對待無雙城以外人的態度,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好在,就現在看來,趙御似乎并不是其他勢力派前來的探子。

“一連三日,公子皆有厚賜,小女子感激不盡,只是還未知曉公子名諱……”

今天一曲畢,接過銀子的夢轉身將其換成饅頭之后,再次上前對著趙御躬身施禮問道。

趙御微微一挑眉,本想開口道出姓名的時候,卻不想一側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閃開,都給老子閃開!駕??!”

這里雖然算不得鬧事,但是人來人往,還有很多行動不便的乞丐。

而此刻,一匹駿馬就在鬧事之中,旁若無人的疾馳而來。

四周那些小販頓時被驚的魂飛魄散,原本熱鬧的街道,剎那間一片狼藉。

馬背上,是一名身著無雙城侍衛服飾的魁梧大漢。

一臉橫肉的他,看著四散而開的人群,非但沒有停下,反而更加來勁了。

至于那些小民的死活,根本就不放在眼中。

或許在這些武者的眼中,無雙城的平民,根本就算不得人。

“小貓??!”

就在眾人都驚恐不易的閃避那在鬧事縱馬的惡漢的時候,一個七八歲的小小女孩顯然被嚇得呆了。

站在原地看著疾馳而來的高頭大馬,嚇得忘記了閃躲。

與此同時,一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不顧一切的沖上去,死死的將小女孩護在懷中。

眼瞅著兩個稚氣未脫的孩子,就要喪命在馬蹄之下。

不遠處的街道上,卻在這時候掠起兩道疾風。

一前一后。

前面一道,是一名長發飄逸的俊美男子,一伸手將地上其中一個孩子撈起,閃身掠至一旁街道。

而后面緊隨而來的,自然就是身法拉胯的趙御了。

趙御同樣單手撈起那女孩,這時候駿馬已經到了身側,想要躲是不太可能了。

轉身,一手懷抱孩子,一手猛地托住重重落下的馬蹄!

救下人的聶風和懷抱琵琶的夢,同時吃了一驚。

奔跑中的駿馬,馬蹄之下力量何止千斤?

就算是現在的聶風,或者是帶上無敵霸手的夢,都不敢如此托大。

這還不算完,趙御托起馬蹄的同時,猛地向前踏出一步,托著馬馬蹄的手臂微微一轉,瞬間將駿馬掀翻在地!

“在無雙城敢攔大爺我的馬?找死??!”

落馬之后,那大漢雖然驚訝趙御的手段,但卻心中沒有太多畏懼。

畢竟,這里是無雙城,就算是天下會的雄霸到了這里,也不敢太過放肆!

“攔你的馬?”

趙御將手中孩子交給一旁瞪大眼珠子的聶風,顯然,這個家伙已經認出自己了!

繼而轉身看向那落馬的漢子,笑著說道:“我不止要攔你的馬。還要摘掉你的腦袋!”

一來,實在是這漢子囂張的有些過頭了,自從趙御來到這個世界,還真就沒見過比眼前這人還囂張的。

二來,這可是個刷好感的機會,趙御如果沒記錯,這兩個孩子和夢的關系非同尋常。

還有,這么善良美麗動人的女子,要是還讓聶風給霍霍了,他這一趟無雙城豈不是就白來了?

“哈哈哈,好大的口氣,摘我的腦袋?”

壯漢聽完趙御的話,隨即張狂的仰天大笑。

知道的,眼前這只是個獨孤一方門下的爪牙,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這無雙城的城主呢?

再說了,要是讓他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可是連劍圣都招惹不起的魔頭,不知他還能不能笑得出來!

那壯漢卻不自知,只是長期在無雙城這一畝三分地囂張習慣了,總覺得只要再無雙城,就沒人敢動他一根汗毛!

“來來來,大爺我現在就將腦袋給你,摘一個給我看看……”

大漢自信的有點過頭了,不但將頭顱伸過來,而且還將佩劍都抽出來,一同放在了趙御面前。

從大漢這一點就可以看得出來,獨孤一方的爪牙,在無雙城有多么張狂!

“額……”

一旁看著這一場鬧劇的聶風,嘴角不由得一扯。

不敢?

眼前這位爺,連天門之外的仙人都敢殺,更何亮無雙城的一個小嘍啰?

刷!

那壯漢的劍,不知道什么時候道了趙御的手中。

冷光閃過,一顆還帶著自信和冷笑的腦袋,滾落在眾人腳下!

鮮血噴涌而出,夢下意識的伸手堵住了小貓的眼睛。

“他自己說讓我砍的……”

趙御手中拿著長劍,一臉無辜的看著四散而逃的人群。

“這么奇怪的要求,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將書中的長劍丟在地上,趙御低聲自言自語道。

一旁站著的夢,原本對出手狠厲的趙御有些驚訝,不過在聽到這家伙的自言自語之后,不覺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即便是他縱馬在前,也罪不至死啊?!?

終于,我們的聶大善人多少有些看不下去了。

在他看來,教訓一番也就是了,何必要殺人呢?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caoporen人人超碰_24小时日本高清全集免费观看_97超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