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氣運祭壇 > 第三百七十五章妖刀震天下!

“潛龍榜...”

陳淵抬起頭,目光深邃的遙望著遠方。

的確,經過這一戰,登仙樓給他評定的潛龍榜排名絕對會贏來一次暴漲,前五是絕對沒有問題的,甚至是前三都有可能。

畢竟,潛龍榜前三的那幾位也沒有斬殺宗師的戰績傳出來。

不過,可能性極小就是了。

潛龍榜上的排名并不止是看重戰績,其中還有潛力和天賦的關聯,潛龍榜前三的幾位早在數年之前,就有過抗衡宗師而不敗的戰績。

如今必然已經達到了一個可怕的層次。

登仙樓的人不會不考慮這一點。

除非是真的想要將他放在火上烤,才會直接安排成為第一,但這些顯然不是他能夠左右的,只需要靜等著便好。

平心而論,他是不愿意在潛龍榜上排名太高的。

這東西只是虛名,能有前十的潛力證明自己就行,真正的情況還是要看武者實力如何,登仙戰之中,

武帝城也不會因為你是潛龍榜第一就會將登仙果給你。

事實上,歷屆以來有很多次潛龍榜第一都沒有拿到登仙果,那一戰過后更是被從第一的位置擠了下去。

“大人?!?

“大人?!?

岳山等人也迅速的走上前行禮。

“將此人搜查一遍?!标悳Y吩咐道。

身為一位丹境宗師,身上總歸是有那么點好東西的,他自然不會放過。

“是,卑職遵命?!?

圍觀的那些武者和百姓目光依舊注視在陳淵的身上,忽的,有人突然高喊了一聲:

“青使威武!”

寂靜之中,這道聲音所有人都能夠聽到。

緊接著,便是齊齊的一道道聲浪。

“青使威武!”

“青使威武!”

陳淵轉頭看向眾人,嘴角含笑的微微頷首。

......

......

這一戰徹底落幕了,岳山和莫東河從幽風的身上找出了不到十枚元晶,確實算不上富庶,不過這也很正常。

若是沒有芥子須彌手段,誰閑著沒事會帶上一大堆東西?

像是陳淵,其實很大一部分財富都留在了湯山府巡天司之內。

除了那些元晶之外,岳山等人還搜出了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包括三門左道秘法,以及一些不知道名諱的丹藥。

不知道具體功效之前,陳淵不會貿然的吞服那些丹藥,而且,他目前也不缺這些東西。

對于丹藥,陳淵向來吞服的時候都是慎之又慎,他本身的修為就是一次次暴漲,若是繼續吞服丹藥的話,

難免會留下隱患,造成根基不穩。

是以,他極少吞服丹藥之類的東西。

有靈物在,他也用不到。

雖然靈物提升修為也會造成一些虛浮,但這東西本就屬于天材地寶之類的寶物,對人身無害,只要稍用些時間去打磨便不會有什么隱患。

他的目光匯聚在三門秘術之上,可閱覽一遍之后有些失望,這三門秘術他根本用不上,與他本身的修行不合。

而且反噬極大。

最終也只是將這些秘術記下之后,便扔到了一旁。

現在擺在他面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恢復傷勢!

他沒有選擇繼續吞服血菩提,這等靈物用處極大,僅僅放在療傷上面太過浪費,之前一戰,他已經用了三枚血菩提。

再加上之前所用的,如今僅剩下幾枚而已。

必須要慎之又慎,這東西,可是交戰之時保命的靈物。

這算是陳淵第一次受到如此重的傷勢,真元幾近干涸,氣血若不是血菩提彌補,也損傷極大,再加上一些外傷,幾乎稱得上是重傷了。

所幸他肉身強大,功法神異,造成的后果才沒有那么大。

但也足足在小縣域內歇息的三日,才繼續朝著湯山府城的方向而去。

而就在三日時間之內,陳淵與宗師一戰的消息,便傳遍了小半個青州,并且還在以一個非??焖俚乃俣葦U散著。

像是一場超級颶風,所過之處,無不為之驚駭!

他這一次造成的震蕩非常大,畢竟他斬殺的是一位貨真價實的丹境宗師,最重要的是,他是以通玄修為斬殺的宗師。

若是宗師對宗師的話,根本不會有這么大的影響。

可若是通玄斬宗師的話那就完全不同了,這絕對是能夠記載在青州州志之內的事跡,能夠流傳多年。

放眼天下,又能有幾人能夠以通玄斬宗師?

消息越傳越廣,很快便震動了整個青州,而后以湯山府為中心,朝著蜀州、血州兩州彌漫擴散。

坐鎮府城的劉正松和杜明聽說了這件事之后,不敢遲疑,立即調集重兵開往之前交戰的小縣域之內。

并且向陳淵告罪,是他們疏忽了。

固若金湯的湯山府,何時來了一位宗師他們都不知道,心中無比惶恐,不過陳淵并沒有怪罪他們,反而寬慰了幾句。

武者尤其是修為高強的武者,幾乎都是來無影去無蹤的,想要追查,何其之難?

人群中一掩藏,就相當于是大海撈針一般。

接著,陳淵又將韓譽和徐夫人引薦給了杜明和劉正松,告訴他們,日后若是他不在的話,便由徐夫人過問一些事情。

剩下的事情,便杜明劉正松與韓譽三人互相扶持。

對此,杜明和劉正松并沒有表現出什么異樣,反而積極的將自己手中掌握的一些權利交給了韓譽。

經過斬殺宗師的戰績之后,杜明和劉正松已然將陳淵奉為神明,根本不敢有絲毫二心。

甚至勉勵他們一句,都足以讓他們欣喜好幾日。

要知道,陳淵和他們一樣,如今都還只是通玄武者??!

在縣域之內修養了三日之后,陳淵幾人一起動身,而就在他們抵達湯山府城的時候,他斬殺宗師的戰績徹底傳遍了中原!

一時之間,無不為之敬服。

乃至大晉景泰帝,聽說了這件事之后,都曾龍顏大悅,說陳淵是未來的國之棟梁,要善加培養。

名動天下這個地步,即便是朝廷的最頂層也會稍稍關注,陳淵現在也算是為朝廷出彩,乃至有可能登上潛龍榜第一。

皇帝再度夸獎了陳淵,讓幾位神使要對這樣的年輕俊杰給予資源。

甚至又動了一些將他召入京城的意思。

不過,有贊揚肯定就有詆毀。

有人將陳淵在青州做過的一些事情,著重的講述了一遍,說陳淵是一個酷吏,若是得到重用,必然是百姓之苦。

這些人都是與云家有些關系的官員。

具體什么情況,反正陳淵后來是沒有聽說,但景泰帝是沒有將他調入京城,倒是一些封賞落到了實處。

當然,封賞肯定不會以他斬殺宗師的名義,而是以他將湯山府的吏治肅清一遍的名義。

不過,這些也都是后話,陳淵也并不在意這些賞賜。

這些賞賜價值算不上多高,可帶來的含義卻很不同,至少在許多人的眼中,陳淵已經徹底的進入了皇帝的眼。

日后調入京城任職,也不是什么大事兒。

回到湯山府之后,陳淵的傷勢也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開始帶著徐夫人處理一些政事,主要是徐夫人處理,

而他在一旁指導。

不得不說,徐夫人確實很聰慧,一番指點之后,便對湯山府的一些瑣碎之事做的七七八八。

讓陳淵好好的獎勵了徐夫人一番。

在陳淵坐鎮湯山府的時候,湯山登仙樓樓主給陳淵發了一份請帖,希望請他入樓一敘,不過被陳淵無視了。

一個凝罡修為的普通樓主,如今還真的沒有資格請他。

最后,還是那位樓主親自上巡天司才見到了陳淵,當時不由得的有些唏噓,不過月余時間未見,對方與他的差距便越來越大了。

這些都很正常,認識陳淵的人都免不了會經過這樣的事情。

陳淵也不會在意他會如何想。

登仙樓樓主見到陳淵之后,先是表示恭喜他再創佳績,之后道明了來意,實際上之前請他是一個幌子,

真正的情況其實是一位登仙樓在青蜀二州的一位分樓樓主想要見他。

希望陳淵能去赴宴。

陳淵沉思了片刻,最終還是決定去見一見那位分樓樓主。

作為登仙樓在青蜀二州的分樓樓主,那位的名聲他也聽說過一些,本身就有丹境的修為,貨真價實的宗師級強者。

這樣的存在來找他,不見不合適。

日后他還有仰仗對方的地方。

對方所掌握的力量和人脈,絕對比他要強上好幾個層次,平時結交的都是姜河,亦或者一些一流實力的宗主或者是家主之類的人物。

至于對方的目的,陳淵其實心中也有一些考量。

無非就是因為潛龍榜排名的事情而來的。

斬殺宗師的消息一出,江湖為之沸騰的時候,同時也有人宣揚陳淵這一次應該是要登頂潛龍榜第一的。

若是不給第一,那必然是登仙樓壓制陳淵。

畢竟,前三的那幾位,可有斬殺宗師的戰績。

不過也有人覺得不行,認為左承宗、衛無涯等人前幾年就有抗衡宗師的戰績,如今必然更加可怕,不能因為陳淵斬殺了宗師就讓其直接登頂。

如果真的能登頂的話,萬一過一段時間對方也斬殺了宗師,到時候怎么辦?這完全就是宣示著登仙樓情報第一的名號有問題。

會損傷登仙樓的名聲。

總之,就因為這件事,江湖中的某些人還因此爭吵了多日,但登仙樓的人卻一直保持沉默,并沒有表態。

如今過去了近七日的時間,這件事的討論也愈演愈烈,陳淵覺得,登仙樓的人絕對要做一個決定了。

是將他直接排上潛龍榜第一,還是再壓一壓排名?

一個不慎,就有可能讓登仙樓的名聲受損。

事實上,讓其名聲受損已經不是陳淵第一次做了,這一年來他的排名猶如火箭般攀升,數次打了登仙樓的臉。

對方剛給他排名沒多久,過不了幾日新的排名出現,又得重新排。

之前就有人嘲笑登仙樓獲取情報的本事根本不行,就因為這件事,之前還貿然將他的名字排進了前十。

可謂是將他放到了火上烤。

結果真金不怕火煉,不過一個多月的時間而已,陳淵又連連出了數次爭斗,如今更是出現了逆斬宗師的事情。

登仙樓的人坐不住也很正常。

......

......

登仙樓。

在那位湯山樓主的帶領下,二人直奔頂樓,在他的一番介紹下,陳淵對這個分樓樓主也算是更多了一些了解。

名為向景,年過半百,具體修為不詳,但肯定不是虛丹層次的修為,至于性格,那位樓主說算是不錯。

頂樓前,湯山樓主停住了腳步,看向陳淵道:

“青使,您獨自進去便好,在下便不叨擾了?!?

微微頷首,陳淵瞥了他一眼道:

“好,那便多謝了?!?

‘吱呀?!?

一揮袖袍,一股無形罡氣將房門推開。

陳淵平心靜氣的走了進去,剛進去,入眼的便是一位負手而立的青衫男子正在遙望著遠方,他澹澹道:

“青使,坐?!?

隨后,青衫男子轉過身露出了真容,面相儒雅,已至中年,向來當初踏入丹境之時的年歲已然不低了。

他身上的氣質頗為出塵,沒有一絲一毫的壓力,倒像是一位多年未見的老友。

“多謝向前輩?!?

陳淵拱拱手,旋即坐下。

對方無論是年紀、地位、還是實力都比他高上許多,稱一聲前輩倒也不為過。

向景臉色含笑,移步上前,贊嘆道:

“江湖傳言不虛,陳青使果真是一表人才,能以這個年紀達到此等地步,數百年來都沒有幾人?!?

“前輩過獎?!?

向景含笑閑說了幾句展開氣氛,長袖一抖,兩只白玉茶杯落在桌子上,接著,又是一座茶壺懸浮在虛空中,一股無形的火焰將其煮開。

為陳淵斟上了一杯上等靈茶。

“這茶是向某的珍藏,多年來能飲得此茶的,不超過十個人?!?

向景澹澹一笑,向陳淵透露此茶的珍惜。

“那陳某倒是有口福了?!?

陳淵微微頷首,端起茶杯輕抿了一口,一股清涼之氣浸人心肺,著實不凡。

“青使的口福的確不小,前不久姜河還從向某這里討了一些靈茶,下次見到姜金使的時候,不妨跟他要一些?!?

向景目光灼灼的看著陳淵,想要試探試探他與姜河之間的關系。

這些陳淵心知肚明,沉聲笑道:

“有向前輩這句話,那過幾日陳某去青州城的時候,必要向金使討一些回來?!?

“聽說之前青使受了些傷勢,現在可痊愈了?”

“已經沒什么大礙了,倒是有勞前輩掛懷?!?

“哈哈,沒什么大礙,也就是說還有些暗傷在,不妨多飲一些靈茶,此茶有修補暗殺之效用?!?

“好?!?

陳淵寡言少語。

對方不往正事兒上談,那他自然也就當做不知了。

果然,閑聊了沒有幾句,向景便開始直奔主題了,他道:

“青使可知向某此來何為?”

“向前輩的目的,陳某又如何能夠揣摩?”陳淵平視著對方。

向景目光微動,始終都流露著笑意,道:

“實不相瞞,向某這次專程來此,是為了青使的潛龍榜排名?!?

“哦?”陳淵適當的流露出一些驚詫,看著向景道:

“潛龍榜排名不都是登仙樓一手排列的嗎?向前輩怎么又親自來此,有什么話不妨直言?!?

“好,那向某便快人快語,登仙樓內部對青使的排名有些異議,加之江湖上的一些爭論,登仙樓對此次排名,便提前與青使知會一聲?!?

“向前輩盡管說便是,陳某對于一些虛名從不在意?!?

向景道:“青使此次交鋒以通玄逆斬宗師,乃是壯舉,這一屆潛龍榜沒有人有過這樣的戰績,按理說應該將青使直接位列第一,

可根據我登仙樓的一些情報,前三的衛無涯、左承宗等人,其實如今也有斬宗師之力,只不過沒有傳出來而已,

若是將青使排在第一,首先青使可能會面臨一些挑戰的危險,而我登仙樓的名聲也會受損,所以,向某此次來,是想勸勸青使....”

陳淵嘴角含笑的看著向景,算是明白登仙樓的一些想法了,潛龍榜前三不似其他,每一個排名都要慎重,

若是頻繁更換,這是對登仙樓情報能力的質疑。

而在他們的判斷中,陳淵現在還不是左承宗幾人的對手,所以私下里希望他不要有什么太過激的反應。

不然,斬殺了宗師都排不上第一,江湖中必然會有許多人看登仙樓的笑話。

“向前輩多想了,陳某對于這些虛名從不看重,不知登仙樓準備給陳某排在什么位置?放心,陳某不會公然質疑的?!?

向景眉頭一挑,似乎是有些詫異。

江湖上對于登仙三榜的看重是無可比擬,尤其是對于很多年輕武者來說,誰不希望拿個第一,揚名天下?

沒想到陳淵居然就不在意。

倒是跟左承宗的性子有些相像。

他沒有覺得陳淵是謙虛,以他多年來識人的一雙眼睛,輕易就能判斷出對方的真實情緒。

他斟酌著道:

“登仙樓為青使排的的位置是潛龍榜第三,將衛無涯擠出前三?!?

這個排名很巧妙,既能讓陳淵進入潛龍榜前三,又不至于直接威脅到第一,算是變相的肯定了陳淵的實力。

要知道,在許多人的眼中,潛龍榜前三的這幾位由于沒有交過手,許多人認為他們其實是同一層次的人物,

真正的實力尚未可知。

“潛龍榜第三....”陳淵呢喃了幾句,忽然又道:

“若按照真實實力來評測,登仙樓認為陳某與衛無涯孰強孰弱?”

“這...”向景目光微動,這畢竟是極其珍貴的消息,但衡量了一番還是道:

“根據總樓一些人的衡量,青使與衛無涯如今勝負應在四六?!?

“誰六?”

“衛無涯!”

“哦?”

陳淵目光一挑,以他斬殺了宗師的戰績來說,竟然也還是跟衛無涯四六開,甚至對方還要勝他一線,

可想而知,第一的左承宗有多強了。

“因何判定?”

“這個....便無法奉告了,不過向某可以保證,登仙樓對于前三的那幾位實力評定決定不會有太大的差錯?!?

陳淵笑了:“是嗎?”

“青使覺得如何?”

陳淵手指敲擊著的桌面,沉吟良久:

“既然登仙樓評定陳某實力位居衛無涯之下,也莫要什么第三了,便第四吧,不過陳某希望向前輩能幫陳某一個小忙?!?

“第四....”向景眉頭微蹙,沉聲繼續道:

“青使想要向某幫什么忙?”

陳淵澹然一笑:

“我想要左承宗、衛無涯、玄明三人的具體情報?!?

“這....”

向景看著嘴角含笑的陳淵,猶豫了片刻道:

“好,向某答應你!不過青使真的不想進入潛龍榜前三?”

“陳某不喜歡揚名,我對名聲不感興趣,其實我最舒心的,是當初在平安縣當捕快,一點名聲也沒有的時候?!?

————

加更加更,這一章五千六!

還有一件事,石頭說的是口頭獎勵,不是口、頭,獎勵,中間沒有停頓!

!

我特么一個變態都覺得你們變態.....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caoporen人人超碰_24小时日本高清全集免费观看_97超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