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三四五章 薩朵露的坦誠之見

東之帝國和魔國赫卡提亞·坦派斯特簽約后的諸多事宜暫告段落,使節團歸國后,克勞恩皮絲和利姆露也是難得“促膝長談”一回。

雖然克勞恩皮絲剛開始憋著某些方面的好奇心,看似正經實則八卦地聊著國事,可最后依舊沒忍住,將話題扯到利姆露的婚事方面。

既然她給了利姆露酷似人類繁衍后代的生孩子方式,那想要親自見證一番也是理所當然。

面對抗拒的利姆露,她索性鉆到辦公桌下,從刁鉆的角度對利姆露發起突襲。

她說:“明明你都有‘那個’了,心理年齡接近人類的不惑之年,還不考慮這事,我只能懷疑利姆露你的取向有問題了。干脆我給你做一輪幫你喚醒一下生前看儲存在計算機的‘學習資料’文件夾里內容的感覺——”

利姆露抬起腳向前撂要把克勞恩皮絲攆出桌底,克勞恩皮絲覺得還可以添把火,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將嘴向前湊。

“你,你你你……這神經??!”末了,利姆露居然憋出一句粗口。

現在敢在克勞恩皮絲面前這么說的大概也沒幾個了。

利姆露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收起腿對準克勞恩皮絲的臉就是一記狠踹,克勞恩皮絲一驚,心想玩笑開大了,忙向后平移一尺將辦公桌翻倒當做盾牌。

結果辦公桌瞬間碎成兩半飛到了兩側墻壁上進一步砸了個粉碎,暴風瞬間席卷室內將一些陳設吹得亂七八糟。

“我去……你至于嗎?不關我事哦?!笨藙诙髌そz回頭看了眼狼藉的屋子,嘟噥一句,直接瞬移溜了。

……………………………………………………

夜晚,利姆露宅邸后院的私人溫泉浴場——

“心情不暢的時候果然還是得泡澡啊?!崩仿栋胩稍谔烊辉〕剡吷?,仰天長嘆。

“是啊,一知道可以泡澡,就會很想整個人坐到浴缸里……也許,不管身體變成什么樣了,對霓虹人來說,入浴是深植人心的習慣吧。謝謝您的邀請?!币慌酝瑯优菰谒锫豆堑綐O限的安茲說道。

利姆露“包場”請安茲來一起洗澡,除了舒緩下白天從克勞恩皮絲那里積攢的怨氣,還有就是想要做點人生相談。八壹中文網

雖然克勞恩皮絲是一副胡鬧做派,但結婚這種事情確實得好好考慮一下,紫苑明顯是有這種意思的,還有過穿著婚紗滿臉渴求來纏他的經歷,他自己也很喜歡她,可心里總覺得有個無法言明的坎。

并不是紫苑料理外觀太恐怖和行事太莽的問題。

硬要說的話,也許是生理是否能接受的問題?主要問題出在前世今生生理和人類慣性心理的落差上?

這種事有經驗的只有安茲可以當商談對象了。

只是還一時間不知如何開口,于是就請他來泡溫泉浴了。

“這個洗澡用品也非常好用啊,這能夠包裹骨頭的柔軟度感覺能洗得很干凈呢?!卑财潖乃袚破鹨粋€利姆露本體形狀質感的香皂,一邊擦身一邊說道。

“哦,你喜歡就好?!崩仿哆€在醞釀中。

雖然按理來說在溫泉里放這類東西違背規矩,但這種是利姆露特制的,對水沒有影響還能中和污漬,是很受歡迎的東西。只是因為制作用上了技能所以無法在魔都結界外或遠離利姆露的地方使用。

過了一會兒,后院連接更衣室的門又給從里面推開了,稍微嚇了利姆露一跳。

因為從中出現的梅賽忒只圍了一條短到連腿都不遮的浴巾。

梅賽忒捧著一盆在利姆露眼里怎么看都是刷鍋的清潔用具笑盈盈走來,說:“安茲,在這里像以前那樣,可以吧?”

“阿,拜托了?!卑财澩ζ鹕碜?讓之前泡在水里的一排排肋骨露出水面,又拿起一塊利姆露形香皂,說,“這次的清潔劑就用這個吧,待會兒你也可以試試?!?

“誒,可安茲的骨頭不會弄壞這種……居然這么柔軟有彈性?!說不定可以!這樣就無需事先調制肥皂泡沫內外沖一遍了?!?

“請問,確定沒有拿錯套裝嗎?這些不是廚房和浴室用的?”利姆露還是忍不住問了。

“啊,這個啊。畢竟安茲是這樣的身體啊?!泵焚愡瘡哪樑枥锬贸鲆粋€鋼絲絨捏了捏,解釋道,“隨便用毛巾那樣的東西只會被堅硬的骨頭突出部刮爛,考慮到安茲的骨頭比鋼鐵還堅硬得多,要洗掉污漬果然還是得用這個吧?”

“肋骨內側有些很難伸手夠到的地方,就得用這個了?!彼贸鲆桓遍L柄大刷子,說道。

“頭蓋骨的內側就需要這個了,口腔清潔使用它也比牙刷好使哦?!彼帜贸鲆桓奔毐L條的洗瓶刷子,說道。

還有不同部位對應的各種刷子。

梅賽忒來到安茲身后跪坐下,一手拿著利姆露形香皂在安茲的骨骼上來回搓,一邊開始仔仔細細刷起來。

利姆露看著這內外洗一遍好像很麻煩的場景,嘆了口氣說:“以前洗澡,是不是很為難啊?!?

至于那里面除了廚房用品還有一些是利姆露普及初衷實際為打算用來刷馬桶和水管內側之類的話還是別說出口了,反正那幾類刷子被購買者挪為他用的也很多。

“不,倒也算不上麻煩吧。這身子確實很難洗,但如果只清潔身子的話,跳進水里翻滾也可以很好地清潔,有生活魔法輔助也很輕松。只是——”安茲說,但賣了個關子。

“這不是洗衣機的原理嗎,這樣做應該絲毫沒有洗澡的感覺吧?”利姆露吐槽道。

“呵呵,用這方法清潔的那段單身日子,我自己都這么吐槽自己了。要是想辦法自己給自己刷,總感覺有些地方沒刷到,還很麻煩,我嘗試了兩次就放棄了?!卑财澘嘈α艘幌?。

雖然雇人來幫他洗也是個主意,可要是被發現和他當初給自己硬掰的骨古族設定不符就有點麻煩了。而且盡管他雇傭的仆人雖不少,讓區區雇員身份的手下職工給自己洗澡,還要連骨架內側一起洗,心理上也不大接受得了。

至于召喚死亡騎士之流幫忙——那些召喚單位壓根不會做這細致活。

(待續)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caoporen人人超碰_24小时日本高清全集免费观看_97超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天天碰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1